2012年6月5日星期二

一则小记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6:37

有时候我像是个局外人,淡淡地看着属于自己的过去。

24年来,究竟是怎么过。

想着想着,思绪就会飘去未来,我该如何教小孩?

至小,爸爸对我们的教育是非常严格的,记忆中的爸爸很凶,稍微有不顺心的事,他便大声吼骂,此后让我无比惧怕。在屈服于他的权威下,小时候的我是属于非常安静的,情绪也非常压抑,常躲在一个小小角落阅读,进入书中各种世界,至少我不寂寞。

我一向与妈妈较亲,妈妈是个韧性十足的女性,她有一颗极宽容的心,我不曾看过她与爸爸大吵一架。无论爸爸如何发脾气,妈妈总是不吭一声,默默承受,这点让我很是佩服。爸爸的脾气来去如风,印象中的我总是惶恐的度过童年。爸爸一声吼骂,颤抖了我的心。基于此,我非常乖巧,因为我深怕做错了什么事被责打。

上了中学后,虽然爸爸很少打我们了,但小时候一鞭鞭被打的记忆仍历历在目,我还是不敢行差踏错。就算已升上中学,我仍不敢要求与朋友出游,也不敢要求要手机或一切物质的东西。我总是乖乖的,听话。然,现在回想起来,究竟是好事抑或坏事呀?我仍然无法断定。

由于性格深受母亲影响,后来的我也是个情绪压抑之人。任何发生在我身上的不平之事,我都默默承受,包括被朋友从后刺了一刀,抑或是被所爱的人伤害。从小我便不喜欢纷争,如果非要争个输赢,我宁愿我是输的那个,因为我不想卷入无谓的是非,就让我做“非”的那个人吧,我才懒得理。

有朋友提点过我,她说,子盈,你这样的性格不好,什么事情发生了你都不吭一声,很容易让人误会你。我说误会便误会吧,我无所谓。有几个后来跟我非常要好的朋友曾那么告诉我:“不认识你的时候还以为你为人骄傲。”其实,不否认,我有时候是有些傲气的,在别人刺我一刀时,我的傲气就会显现出来,我会直挺挺站着,冷眼看着舞台上的他演着他的舞台剧。而我,从不费力解释。要误会便误会吧,人们的眼睛会替他们选择想要见到的事物。

后来,我的忍耐力也不比一般人。我总是隐忍不发出来,其实会不会是胆小的同义词?(失笑)这样的性格我真的不知道好不好。我也不敢说我想以后我的孩子会和我一样,因为不能自在地生活,总是战战兢兢地。然,如果放任孩子,孩子又会变成什么模样,身在教育界的我非常清楚。孩子不懂分辨是非对错,一味放任,日后便很不懂事。

如今,我仍在摸索一个对孩子良好的教育策略。教育,还真不容易。也不知是否明白了爸爸为人父的苦衷,我后来也跟爸爸的感情蛮好。爸爸再凶,也难掩他爱女心切。我看到了他隐藏的一面,因此我再也不惧怕他。

我相信,不管怎样,未来的另一半会改变我们的心态及处世态度。所以,以后教孩子,就在他们择偶方面要更留神及适时提点?(再度失笑)

我相信,未来的我会因为未来的他而更美好。 J

爱.冰

爱.冰

爱.爸妈

爱.爸妈

爱.友

爱.友

爱自己

爱自己

爱家人.当我们同在一起

爱家人.当我们同在一起
 

门牌七十九 Template by Ipietoon Blogger Template | Gadget R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