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4日星期四

句点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10:46 1 片丁香花瓣
终于。




终于挣脱了那弄得我一身是伤的枷锁。



你问我怎么那么狠心 把我们之间的回忆全然抹掉 不留一些痕迹



你说我狠心狠心狠心狠心狠心狠心



你说你偶尔偶尔还会忆起从前



每每你质问我的时候我只有一种心情 – 无奈



看看你 到最后 你到最后 连一丝丝疼爱都不愿留给我



你总是先想起自己



自己的快乐



你管看着自己的快乐



却不管我的眼睛



流过多少泪







淌着多少血



你一遍遍要我不要计较 你说爱就别计较



可你忘了究竟是谁开始计较



我决定不当傀儡 你却一遍遍提醒我傀儡这条路是我选的 你说游戏开始了我就得继续 无论结局是不是我要的,我都得继续。



你听不见我心中的狂笑。



那是一种极度悲凉的境界。



究竟是谁把你给宠坏?



怎么到最后到最后到最后

你都不愿醒觉。



你说爱就该一生一世,无论过程痛苦与否都不准放弃



我说呵,你终究是不明白我。



你也不明白你自己是多么多么地令人失望。



走到了最后,如果你怨我恨我,那么请你继续怨我恨我吧。



不是不愿和你走到最后,是你从来不曾带上我,是你一开始拒绝跟随。



有一种人,买了玩具,把玩具丢在一旁数年不理,当玩具被告知要转送给人时,才大发雷霆,拼命抢回玩具。终于,玩具还是属于他的,他继续放着玩具不理。



人非玩具,请勿糟蹋。



2012年5月23日星期三

或许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7:44 2 片丁香花瓣

我想,我或许失去了一双认真听我的耳朵。

没有关系,我相信坚强的我能够把想倾诉的写下来---起码我还剩下眼睛。

或许你永远也看不见我的这篇,我或许也不想让你知道。

如果你不能保证永远,就请别一开始把我捧在手心上疼。

如果你觉得累了 怎么还要委屈自己

其实有时候 我宁愿一个人难受 也不愿意让任何人花时间来陪着我

如果说拥有了会失去 那么我希望我不曾拥有

或许 什么都不要 我才会开心吧

不要你的关心 不要你的在乎 什么都不要了

你总说我很狠 但谁都忘了 一开始是谁先冷漠

或许我永远只是个包袱 或许我永远都少一位知音

或许有一天 我会出走 或许远到你永远都到不了

爱.冰

爱.冰

爱.爸妈

爱.爸妈

爱.友

爱.友

爱自己

爱自己

爱家人.当我们同在一起

爱家人.当我们同在一起
 

门牌七十九 Template by Ipietoon Blogger Template | Gadget R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