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30日星期四

述说心情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5:38 10 片丁香花瓣

倒数六天,我就要回家了。
趁着现在暂有空档,上来说说心情~
大考,你快点结束吧!我在等着你结束。
一旦你结束了,我便可以收拾包袱回家去了。
时间过得好快,才一转眼,我在马大的第二个学期便要结束了。
下学期我便是学弟学妹的学姐了
想当初,我才踏进马大这个校园,当初懵懵懂懂,什么都不懂。
就连在自己的文学院都会迷路(不是文学院太大,只是紫丁香是路痴!)
不会抄小路从文学院去东亚图书馆,结果走大路走到气喘如牛。
(果然是只名副其实的菜鸟)
话说第一年新生必须得住学校宿舍,一开始听见宿舍有包括膳食,一天的三餐才RM3.50
对我这个穷学生来说,这简直是一大项喜事啊!
但是我的喜悦维持不了多久
食堂的食物总是让我皱眉头,我实在不能忍受那么咸那么辣的口味!
还有,看到食堂的mak cik把食物舀起来。。。
定睛一看!!!
她们是用好像我家冲凉用来舀水的把食物舀上来
再看下去
原来把食物舀起来放在有如我家浸衣服用的大桶
我想晕~盘子也是准备给我们的
每次我一拿起盘子,我就感觉油油的
是心理作用吗?
我不敢多想
再想下去我不用吃了
每次梳头发,总是发现一直掉发
房友的情况也是如此
妈妈说是吃太咸
宿舍厕所常漏水,投诉了又投诉,总是没人来修理,上个厕所也要撑伞!(夸张)
还有最让我受不了的就是,上学期常制水!!!
上学期过得惶惶恐恐、战战兢兢
一听见报告说马大又会制水,我们的走廊即刻充满脚步声,每个人都会出动,进行抢水计划
只要慢个一两秒,就得排长龙等待装水。。。
最奇怪的是宿舍没有水,学院却有水。
那个时候你会看到,好多人来来往往,手上拿着装着洗澡用品的桶,朝学院走去。
最糟糕的是碰到下雨,撑伞走去冲凉,走回来下半身又是湿了。。无奈。。
老天,饶了我吧!我多想离开这个地方
现在,住满两个学期了,我将离开宿舍了
反倒有些不习惯
奇怪?
人总是在离别前感伤
离开了宿舍
晒衣服的时候不会再看到猴子围一个圈在一旁“开会”了
离开了宿舍
每天睡醒不会听见mak cik吆喝我们把鞋子收进房方便她们扫地了
离开了宿舍
不用吃那些又咸又辣的食物了(虽然这点还蛮让我振奋的)
离开了宿舍
虽然是我一直想要的
但是还是会有少许感伤
是因为在这里睡了一年吗?
是因为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吗?
我不懂,只是无端感触
只要住多六天
我将完完全全的离开宿舍生活了
有不舍吗?
它带给我之前没有过的经验
是甜的回忆也好是苦的回忆也好
我还是要走了
我会很潇洒的
就学习徐志摩的精神吧!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地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是时候收拾行李了

不是一个人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3:27 4 片丁香花瓣

那天你说
我不是一个人
你说
你会一直守护我
你说
不许再哭泣
你说
开心了就不许再伤心
突然
我的眼泪盈满眼眶
不是伤心,而是感动
我不会难过了
原来我一直有你在我身边
原来我从来都不是一个人
每一次当我难过时
第一个想起的人一定就是你
那一组
熟悉的电话号码
不用刻意去记得
都会自动浮现在我脑海中
喜欢听你说话
那是一股暖流
直通我心底
疏通了我所有的难过
带给我力量
带给我自信
这次我真的长大了
我可以自己面对很多事了
一直以来带给你那么多负担
对不起
我希望从这一刻开始
我不再难过了
因为我不会再是一个人
我有一个那么爱我的你
从这刻开始
我会开心了不再伤心
我会忘记了不再想起
我会快乐了不再悲伤
我会幸福的
.
.
.
.
.
.
还有
.
.
.
.
.
.
我爱你

2009年4月28日星期二

我不懂爱情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12:17 9 片丁香花瓣

谁能告诉我?
爱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曾经,我以为我懂爱情,现在我却发现,我原来一点都不懂爱情。
曾经我以为我懂的爱情,是有情饮水饱。
一直以来,我的爱情观是只要有情,有没有面包其实也无所谓。
只要有情,就能一起吃苦打拼
只要有情,什么问题都不再是问题
因为两个人可以通过不断沟通来解决问题。
只要还爱着对方,就是幸福了。
现在我却发现
就算还爱着对方
一些问题根本解决不到
比如:理念、原则、兴趣、性格
以前的我觉得,世上没有两个人是志趣相投的人
只要得知有情侣因性格不合而分手,我会觉得是种惋惜
因为我觉得性格,是可以改的
现在的我
绝对相信情侣间有性格不合这回事
他喜欢的你不喜欢
你喜欢的他不喜欢
就算你肯为他而喜欢
就算他肯为你而喜欢
到最后
你和他会因为彼此被逼的喜欢而感到痛苦
何苦如此折磨自己与对方?
一直高估自己
总觉得自己很成熟很有理智
现在我发现
我没有想象中成熟理智
原来双方的理念不同、兴趣领域不同
会对爱情造成很大的裂痕
以前觉得可以为对方而改的一切
为什么现在就不能了呢?
难道我喜欢的文学你不喜欢我便得要逼你喜欢逼你欣赏?
难道你喜欢平凡简单的生活我便得要放弃自己不平凡的理想?
以前能配合的为什么现在便不能配合了?
以前能迁就的为什么现在不甘于迁就了?
是因为情已逝
抑或是成长了?
还是因为我已经成长了你还在原地踏步?
我以为我懂爱情
原来实际上
就算爱情跑了六年
我还是对爱情一无所知
迷惘了
原来
我不懂爱情

2009年4月26日星期日

大公开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3:06 12 片丁香花瓣
今天
决定性的一天

心血来潮

决定上来公开紫丁香的真实名字
(有人质疑:没东西写了??)
>.<

在我很小的时候
不管谁问起我的名字
我都会不好意思、小小声地回答

“王……子盈。”
“黄子盈?”
“不是,是王子盈。”
“怎么写?”
“王子的王,王子的子,笑盈盈的盈。”
(=.=无奈)
“哦~你是王子……盈。”
“我是王……子盈。”(@#$%^$#&*@@@!心里小小声抗议)
小学时,名字常常被同学取笑
子盈是王子!!!
王子~王子~王子~王子~
=.=

问妈妈
“妈咪~为什么你知道我姓王了,还帮我取王子的子?”
妈妈耸耸肩
“去问你爸。”
“呃~那……还是算了~”
“我要改名字!”
“去问你爸。”
“嗯~我还是去睡觉吧~”
p/s:认识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怕爸爸,>.<
因为我老爸怎么看都很严肃~
(说难听就是凶)
小时候
我既喜欢自己的名字
又不喜欢自己的名字
怎么说呢?
我喜欢姓王
也喜欢子盈
但我不喜欢王子盈
明白吗?
我喜欢当它们是分开的
接着一起念出来写出来时。。
就会 感觉怪怪的
我明明不是王子 T.T
小时候喜欢紫色
“为什么妈妈不帮我取紫色的紫?”
……

我的问题总是得不到解答
或许父母很想要一个儿子吧
(这是我自己猜的,我有六个姐妹leh~)
长大后
不再对自己的名字感到不好意思了
反倒觉得小时候的自己很好笑
都不知自己介意些什么
就算名字是王子,性别不可能说变就变吧?
王子就王子呗
反正我也不是公主>.<
我就是
货真价实的
王子盈
我爱王子盈

2009年4月21日星期二

醉了醒了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11:19 8 片丁香花瓣
我想清醒
但我仍醉在那朦朦胧胧的梦里
在梦里
一切看似如此美丽
我醉在美丽的梦里
醉在你温柔的笑容
醉在你温暖的臂弯
我醉了
是醉了吗?
我想继续醉
但我是清醒的
我清醒地知道我假装醉了
我清醒地知道我不想清醒
我清醒地知道我是清醒的

是清醒吗?
抑或我真的是醉了?
视线开始模糊了
我忘了我是谁
我怎么可以忘了自己是谁?
我怎么可以可以忘了自己在哪里?
我怎么可以忘?
我怎么可以?
我没有借口再醉下去
我也没有借口再忘下去
所以我只好清醒
我清醒了
我知道我不该醉下去
不管眼里落下的是什么
是什么模糊了视线
只是知道想要清醒的当儿
视线总会慢慢模糊
倔强地抬头
不想泪水落下
但它仍任性的往下跃
让它洗掉我所有的不舍吧
我该清醒了
梦仍旧是梦
我仍旧是我
仍旧要继续要走
带着醉意清醒地走

2009年4月17日星期五

雪地里的哀伤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11:21 2 片丁香花瓣
十二月。冬天。
满霜落地
折了翼的天使
落在寒冷的雪地
失了忆
忘了从何而来
也忘了该往何处
甚至忘了自己的使命
心口突然剧痛
她按着胸口
怎么了?
尝试站起来
发现双脚无力
原来她早已习惯飞翔
脚如同废了
奋力煽动翅膀
剧痛无比
折翼天使能飞起来吗?
四肢软弱无力
雪白色的脸庞
映着两行鲜红色的泪
如此绝美
她只觉得好悲伤好哀伤
为什么悲伤?为什么哀伤?
她忘了
她失忆了
努力记起之前的片断
搜索这片雪地的美丽
除了白色,或许还有别的颜色吧
零零碎碎的记忆
破碎不堪的回忆
不忍再回忆
隐约感到
她对这片雪地眷恋无比
隐约感到
这片雪地有着属于她的记忆
隐约感到
所有哀伤来自这片雪地
她抱紧这片雪地
天使的手
深深印入雪地
融为一体
冰冷的雪
浸湿了那层薄纱
冰了她四肢
鲜红色的泪结了冰
天使也会冷
她压不住那股源源不流的哀伤
她只好把自己压在雪地里
深深
发紫的唇已经裂了
她丝毫不会痛了
不在乎了
为什么翅膀断了?
为什么失忆了?
她仿佛看到
那年冬天
她爱上了她守护的人
她默默守候他
守护他在每个冬天
直到他有了幸福美满的家庭
她还是默默守护
履行天使的责任
他的笑容他的快乐就是她的幸福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天使已经忘了自身的责任
也忘了自己是天使
她盲目的爱了
深深爱恋眷恋思念深深
这个冬天
她找不到他
但却看到那显眼的墓碑
矗立在属于天使的雪地
在心里呐喊一遍又一遍的名字
唤不回了
天使崩溃了
翅膀负荷不住
太沉重的哀伤
心底的寒冷冻住了记忆
天使没有记忆
天使失了忆
这片银白色的雪地
没有了欢乐
天使失去幸福
白茫茫的雪地
有着的只是哀伤
鲜红的泪
源源不绝流出
再结冰
再流出
流成一道长长红红的血痕
触目惊心
折翼天使趴在雪地里
任白色雪花
满满覆盖她
任哀伤
撒满雪地
这片雪地
无比哀伤

你们可能相爱过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8:01 0 片丁香花瓣

你们可能相爱过,你们也可能喜欢着彼此,但是,为了什么原因你们没能在一起?也许他为了朋友之间的义气,不能追你。

也许为了顾及家人的意见 ,你们没有在一起。

也许为了出国深造,他没有要你等他。

也许你们相遇太早,还不懂得珍惜对方。

也许你们相遇太晚,你们身边已经有了另一个人。

也许你回头太迟,对方已不再等待。

也许你们彼此在捉摸对方的心,而迟迟无法跨出界线。.

不过即使你们没在一起,你们还是保持了朋友的关系。

但是你们心底清楚,对这个人,你比朋友还多了一份关心。

即使不能跟她名正言顺的牵着手逛街,你们还是可以做无所不谈的朋友。

她有喜欢的人,你口头上会帮她追,心里却不是很清楚你是不是真的希望她追到。

她遇到困难时,你会尽你所能的帮她,不会计较谁又欠了谁。

男女朋友吃醋了,你会安抚她们说你和他只是朋友,但你心中会有那么一丝的不确定。

每个人这辈子,心中都有过这幺一个特别的朋友,很矛盾的行为。

一开始你不甘心只做朋友的,但久了,突然发现这样最好。

你宁愿这样关心她, 总好过你们在一起而有天会分手。

你宁愿做她的朋友,彼此不会吃醋,才可以真的无所不谈。

特别是这样,你还是知道,她永远会关心你的。

做不成男女朋友,当她那个特别的朋友,有什么不好呢?

你心中的这个特别的朋友...? 是谁呢?

很多的情感,都因为一厢情愿,最后连朋友都当不成了,常常觉得惋惜,可惜一些本来很好的友情,最后却因为对方的一句喜欢你,如果你没有反应,这一段友情似乎也难以维持下去,这也难怪有些人会因此不肯踏出这一步。

因为这就像是一场赌注,表白了之后不是成了男女朋友,要不就连朋友都当不成了。

有些事不是你能预料的,或许对方不在意,你们还可以是朋友,但却已经不如从前的好。也是可惜,也是遗憾!

但还有没有可能是另一种情况,你可能永远都不甘心只是朋友……脸上 写着无所谓/嘴上 说着不在乎/其实 心里——很爱你

(p/s: 这篇不是我自己写的,记得当时看了觉得很好就把它收下来,现在放上来跟大家分享。>.<)

放手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7:49 0 片丁香花瓣
好静
一切都静止下来了
我知道
我的梦该醒了
想捉住你的背影
伸手
捉空了
捉不住你的背影
你走过的痕迹
带着一片哀愁落寞无奈
狠狠划过我的心


倾听
那些曾经小心翼翼来过的幸福
已经过了吗
曾经过来吗



不敢拥有
也不能拥有



只好放手只能放手



看着你的背影
不敢伸手


怕捉着的是冰冷冷的空气
远远看着你走远了的背影


梦醒了
枕边湿了一片
不能回头
噙着眼泪
必须走下去
一个人
必须一个人
勇敢地走下去
不能回头
心里清楚那些幸福不该属于我
而我
必须静静地走
静静地朝你的反方向走
必须静静地远离你只能远离你
我会静静地走
好静
.

.

.

.

.

.

好静

温柔是一种伤害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7:44 0 片丁香花瓣
谁会知道
她冰冷的外表
是在掩饰内心的澎湃
见到她
第一个感觉是冷
好冷
她回眸一看
让人仿佛掉入了冰窟
谁会知道
那冰冷的眼睛背后
窝藏的是怎样一颗温柔的情
深怕被察觉
所以伪装
谁会知道
在那高贵的外表下
是一颗怎样柔软的心
不敢释放情感
只好小心收藏
看见她
以为她高高在上
以为她有多高贵
以为她高傲
更以为她无情
谁会知道
她的无情、她的高傲、她的冷漠
是被逼的
曾经她的温柔、体贴、热情
又伤了多少人的心
她实在不敢再放肆

不忍
再次独自扫干净一地的玻璃碎片
割伤了他人更割伤了自己
谁会知道
她伤得更彻底
她不敢露出她的脆弱
她希望
自己的这一双冰冷的眼睛
不会再流泪
她清楚地知道
温柔是一种伤害
所以不会再用温柔
伤害人

我回来了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7:27 2 片丁香花瓣
昨天考完国学概论
心好像空空的
少了些什么?
少了六经的陪伴?
少了九流十家的牵挂?
少了两汉经学的纷争?
到底我少了些什么?
怎么心里空荡荡的?
因为突然空虚
今天不想读书
今天想堕落
等不及考完试
耐不住重重压力
就上来喘息
原本说
写最后一篇了
考完试再来好好管理我的空间
但好像做不到
好多事情卡在心中
不管啦
我需要舒解我的压力
所以破了最后一篇的承诺
T.T
怪就怪
我手痒心也痒
原谅我的不守信用
所以
带着一脸的倦容一脸的憔悴
紫丁香又‘暂时’回来了

2009年4月7日星期二

最后一篇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10:01 1 片丁香花瓣
有没有被吓到?
其实是想说
这是我这个月写的最后一篇了
下礼拜四紫丁香就要上考场了
不是开玩笑的
所以
这篇是我这个月写的最后一篇了
(好像很严肃的告别式?)
给每天会过来看看我的江湖朋友:
谢谢你每天会过来支持
尤其是小飞象
因为知道你会每天过来
所以我才会一直有动力去写
但是我真的要闭关了
不想当掉任何一科啊!
所以我会放着这个部落格
直到五月五日那天
各位
谢谢你们的支持
因为有你们
才有紫丁香
祝大家事事顺利吧
如果你和我也一样
快考试了
那就祝你祝我考试顺利~~
最后,再次谢谢大家。。。
会想你们的~~

辣妹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9:26 0 片丁香花瓣
今天问了不少男性朋友
“男人都爱辣妹吗?”
A君说:“我是喜欢看啦!但是不会娶辣妹当老婆!”
B君说:“哎呀!你知道啦!男人嘛!”
C君说:“男性本色。”
D君说:“那个男人不爱辣妹?”
问了不少,都是类似这种答案
我归纳出一个总结

“男人都爱辣妹。”
男人爱看车展
其实是看车还是看辣妹?
男人的手机肯定少不了日本辣妹的照片
甚至把辣妹的照片设为背景图片
女朋友清纯的照片摆一边
只要女人够辣
就能吸引男人的目光
那一刹那
就连自己的女朋友长什么样子都不记得了
(有没有太夸张?)
清茶淡饭吃腻了
偶尔也要尝色香味俱全的满汉全席
突然很疑惑
是不是要够辣才能抓住男人的心?
在家为丈夫做牛做马的女人
在家为丈夫洗衣煮饭舍弃当辣妹的女人
竟被嫌弃为黄脸婆

男人看腻了
就出外寻找够辣的情人
一辈子劳劳碌碌的好女人
到底是为了些什么?
男人只要说一句“看腻了”
就间接判了死刑
他们都忘了
当初追求你是因为什么而被吸引了目光
老实说我还蛮欣赏辣妹
像我
要辣也辣不来
=.=

辣,其实是一种自信的表现
辣,其实是一种个性美
有个性,才会辣得彻底
想必
就是这样一种特性才够吸引众人的目光吧
所以
其实本人也爱看辣妹
欣赏辣妹的大胆直接
至少这是我永远都学不来的
所以

你,也爱辣妹吗?

一直在等你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12:51 2 片丁香花瓣
多久没见到你了
一年了吧
自上次见你是在你的婚礼

其实你知不知道

好想你
好想好想你
真的好想念你
你不知道
在我12岁那年
就开始等你
那时你去了柔佛读书
那时
我手中握着你的照片
看了又看
一直在等着你的假期
也一直在等你的电话
期待你打电话来
可以听见你的声音
就已经让我很幸福了
每次你回来
我都好开心
就算你骂我不做家务也好
骂我脾气不好也好
骂我不用心念书也好
听见你骂人的声音
其实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幸福
等了四年
我十六岁
以为你毕业就会回来了
结果
你当上新航空姐

遨游于天地
在那个时候
我看到飞机
就想象着你飞过我们的土地
心里也会有小小的幸福
我不知道你会想起我吗
十六岁
我第一次去新加坡
很开心
并不是因为有机会出国旅行而开心
是因为有机会见你而开心
那时你不知道
四姐说如果我把所有中四高级数学的习题都做完
就会帮我跟爸爸说好话
让我去新加坡
当时高级数学对我来说是种煎熬
但我还是努力的一题一题解答
当买了车票的那一刻
我记得
我好开心
真的好开心
可以到你的天空看看
那时我也很少见到你
因为你是个空姐
你有工作
你不是每天都有假期
记得那一次
我们去机场接你回来
你一见到我们
眼泪就决堤了
因为你被资深的空姐欺负了
那时我多想开口安慰你
但是我却不懂怎么安慰你
话到嘴边停住了
只感觉到心如刀割
记得那时
我走在新加坡的街道上
看着人来人往
我想的是你
我在走在你曾走过的路
十二月二十四号那晚
我倚在栏杆那里
看着街道上疯狂的人们
他们疯狂的叫着闹着期待着
期待着圣诞夜的到来
而我
内心很平静
心里想的还是你
你是否也曾和我一样
在这里看热闹
其实我很崇拜你
在我心里
你是样样第一的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
每次你回来
我都是最开心的那个
我不管你带回来给我的礼物有多普通
我都很珍惜
我从来都不是那个会争抢礼物的
只要你回来
只要看见你
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我知道现在的你好忙好忙
我一直在担心你
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不要累坏了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那么爱你
或许是小时候
你为我的芭比娃娃造房子、逢衣服
家里穷
买不起那么多玩具
你就帮我制造玩具
我记得我总是独自在一旁
玩玩具
你把几个火柴盒连起来
装饰成我娃娃的衣橱
记得有一次
你为我缝制了一件围裙
从此我很喜欢烹饪
当我发现围裙不见了的时候
我曾经在被单里悄悄哭泣
小时候
我总是不会把玩具收好
你会偷偷把我的玩具收好
当我找不着时
我会去问你
而你假装不懂
然后很正经地告诉我
因为我不把玩具收好
玩具才会不见
直到我急得快哭了并保证我会把玩具收好
你才把玩具找还给我
那时我还傻傻地以为你会变魔术
会把玩具变回来给我
小时候
你会帮我拍很多很多的照片
我喜欢当你的模特儿
不知道你还记得吗
有次你帮五姐拍照
我一直在旁边闹脾气
你一直不知道
那是我吃醋的表现
长大后
我没有魔术师帮我找玩具了
那些回忆
是我一直以来的收藏
小心翼翼的收藏
就连你
也不会知道原来我对你的感情是如此深吧
那天
打电话给你
告诉你我们都很想念你
我故意说是我们
其实我想说的是
我很想很想很想超想念你
十分想念你
我拥有太多关于你的回忆
只是我不敢说
怕说了
眼泪会流得很急

我压抑着
压抑着对你的思念
其实
我很想你很爱你
什么时候老天才会给你假期?
什么时候你才会有空回来?

一直在等你

2009年4月6日星期一

分享.《在绝情谷底》.方娥真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3:58 0 片丁香花瓣
房里没有枕头,
我用军毯卷成一个枕头,
军毯枕头旁边
放着一套《倚天屠龙记》。
看着那
古色古香的封面,
心中有种莫名的安定。
但我从不曾翻阅它。
书第一天
由朋友送来军法处时,
管理员把它
从墙角的洞口递进来,
像一眼看到多年不见的故人,
书中那个
充满人性的人间世
又从记忆中复活过来。
但我已经失去自由,
不能出去了。
我的眼泪
在那一刻全崩溃了。
那一刻,
我才强烈感觉到,
要离开这美丽的世界
是一种多么残忍的割舍。
自从开始绝食,
我再也没有任何人世的牵挂。
我从没来未流过一滴泪,
我从来未想过外面任何风景,
更从来未再想过任何亲人,
我,
毫无人性地活着。
而一个没有人性、
感情麻木的人,
是不能读金庸的武侠小说的。
望着军毯枕头边的《倚天屠龙记》,
心中总是一种莫名的依凭,
仿佛冥冥中,
这世界会有正义的存在。
仿佛,
冥冥中,
这世界总会有救我的侠客出现。
那时我便可以吃东西了,
我实在饿得半死。
为了自己的宁静,
我开始想《神雕侠侣》中的小龙女。
小龙女在绝情谷底十六年,
她活得多么自在。
我当然不能跟她比。
但她那么美,
有一个这么美的书中人与我作伴,
我何其幸福,
我就当自己在绝情谷底吧。
时光仿佛停顿了,
再没有岁月的存在。
一切静止中。
我总是感到有一线生机。
那一线生机在囚室中令我望不到,
但它在囚室外却无所不在。
看着《倚天屠龙记》的封面,
那未曾翻阅的书中常有某些情节
令我觉得我不会就此死去。
虽然我已经绝食,
但那一线生机令我直觉的
感到我还有以后的日子;
而且,
那些日子是自由的。
我还望到我和朋友在囚室外重逢的情景
我望到亲人对我的笑容
以及我还年轻的未来……。

读后感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11:26 0 片丁香花瓣
随手翻了马华散文史读本
随手翻了方娥真散文选

仿佛被巨大的锥子
撞击着
为什么如此简单 朴素的文字
却能够带给我如此强烈的感觉
方娥真,曾用笔名寥湮、方兰君,出生在怡保
她和温瑞安等人在台北组织神州(诗)社,
不仅组织严密,社员的向心力和行动能量都十分惊人
因此发展非常迅速
结果引起台湾警政单位的关切
在1980年9月25日出动大批军警
以 [涉嫌叛乱] 、 [为匪宣传] 罪名查抄社址
并逮捕了她和温瑞安
先扣押在调查局保安处
再转押至军法处监狱
后经叶洪生、高信疆、余光中、朱炎、陈晓林、金庸等人的说项与力保
最后未经审讯便将两人强行驱逐出境
方娥真惨遭诬陷而入狱
面对无法无天的暴政
她完全是被动的
在这四个月牢狱之灾
她从开始的天真无知、茫然失措、绝望寻死
到最后重燃生存的欲望
全收录于《何时天亮》中的一卷《狱中行》
看完了《狱中行》
不知道为什么

酸酸的
她的文字
并没有加以修饰
并没有华丽的词藻

只是写出她在狱中
恐惧、害怕、绝望、想寻死、但又露出一些希望的矛盾感受
我却深深掉入她的字里行间
我仿佛看见
一个在监狱的弱女子
在黑暗中
她是如此的害怕
看不到希望
问自己何时天亮?
等待天亮
但四周都是黑黑暗暗
仿佛在绝情谷底
她没有很深刻的描写她恐惧的感觉
我却从她的文字里感受到了
那种黑暗的深渊
挣脱不出
只能等待天亮
更难能可贵的是

并没有怨恨那个黑暗的时代与政权
对出卖她陷害她的卑鄙友人
更是完全找不到她对他们的半句恶言

深深佩服

惭愧

会对别人的一句恶言而耿耿于怀
现在回头一看
那些其实一点都不重要了
比起被人陷害入狱
我被诬赖的又算得了什么?
至少我还是好好的活着
至少我并没有受到皮肉的痛苦
至少我已经变得坚强了

还要耿耿于怀些什么?
是时候放下了
朋友常消遣我
“你常挂在嘴边说你放下了,但其实你还会在意,就表示你还放不下。”
我知道
以前我试图放下
却总是做不到
但今天
我想说的是
我真的已经放下了

是洗涤我的灵魂的救赎品
感谢老天
让我从书中认识方娥真
也让我学习放下
原来
最深的感情是最深的感动
对我来说
她的作品就算没有经过大量修饰的
却也依然美丽
依然动人

2009年4月4日星期六

我要飞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11:22 1 片丁香花瓣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你看见了吗?
那是我心跳的频率
跳得有多急
它只是想以跳跃
来表示它兴奋的心情
当收到机票时
眼睛 告诉 心
“我看到了机票了。”
心传达一把声音直通脑袋
“我要飞了!”
全身的细胞瞬间复活
小时候
总是竖起耳朵倾听
只为等待那一声
“咻……”
总是喜欢把头伸出窗外
仰望蓝天白云
久久舍不得离开
那是为了些什么
那是为了等待那飞行体
像似鸟儿却非鸟儿的
飞行体
有时候让我等到了
我努力捕捉
捕捉那一个翱翔于天的飞行体
飞在蓝天 飞在白云 飞在夕阳
飞在黑夜 飞在闹市 飞在小村
飞在星星 飞在弯月 飞在寂静
飞在心灵深处
我一一将之
摄入心里
看它冲入云端
消失在那一点
我的心也随之落下
落寞
日复一日
期待、落寞
听见那声咻咻声
一定迫不急待抬头
寻求那最美的刹那
前两年
在新加坡机场
表姐说
“有幸近距离看到飞机,那表示不久后你一定有机会搭飞机。”
我想搭飞机
我要翱翔我要飞翔
但每一次只能够
闭上眼睛
幻想自己飞了
穿越海洋 飞跃高山 高高 再落下
渴望飞的心情
就像小时候看飞机的心情
看到而得不到
妈妈打了通电话过来
说爸爸允许我到沙巴游玩
那一刻
我不敢相信我的耳朵
但那确实是真的
我终于可以飞了
虽然那不是我的翅膀
但它可以带我飞翔
虽然那只是短短的路程
但对我来说却也足够了
对于活了21岁才有幸搭飞机
我还能奢求多久多远呢?
够了
收到机票的那一霎那
我是幸福的
我终于可以飞了
闭上眼
嘘……
你听见了吗?
细细听……
咻……

2009年4月3日星期五

谢师宴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7:02 2 片丁香花瓣
昨晚去参加了谢师宴
原本很抗拒应酬的我
不想去这谢师宴
但想到我们的老师总是对我们那么好
他们身为博士、教授
并不介意我们称他们为老师
或许他们觉得
叫老师比较亲切
基于我们的老师对我们这么好
我决定参与这次的谢师宴
抵达海外天大餐馆这目的地
习惯性看热闹
看大家忙着拍照
习惯性享受孤独
我自己沉浸在自己的想象空间
终于开始了
我细细体会
细细感受谢师宴的意义
张丽珍老师说
“说句玩笑的话,你踏马大入中文系的那一刻,就一辈子是中文系的人了,毕业后,不论是找工作还是什么,还是要带着马大中文系的头衔。”
深思
的确
张老师说的没错
确实如此
我们以后拿在手的就是马大中文系的文凭
我们一辈子就是马大中文系的人了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流浪……”

陈志鸿老师的那把声音
狠狠敲进我心里
不知为什么
突然鼻酸
不想太快结束
这里有太多我的回忆
美好的回忆
梦魇的压力
都好
我都不想让它那么快溜走
我捉不住
捉不住时间的溜走
微弱的脚步声
滴滴答答
却带走了一切
只剩下空空洞洞
我只能在那滴滴答答的脚步里
慢慢寻回
慢慢寻回我们的点滴
慢慢储存
慢慢储存我们的回忆
谢师宴
让我明白了
这并不仅仅是谢谢老师的一个宴会
其实是传达着一把声音
要我们珍惜眼前
毕业后
大家劳燕分飞的心情
我自认不能承受
所以我会学着珍惜
珍惜我们一起走过的每一步
终于明白潘老师
希望我们大家都到齐的原因了
老师要我们明白
谢师宴真正的意义
接近尾声了

起立……
行礼……
“谢谢老师!”

那一声“谢谢老师”我们齐声叫得特别响亮特别整齐
那一刻
眼泪
落在心底最深处

一分钟是一年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6:01 0 片丁香花瓣
站在前面的那一分钟
感觉上过了一年那么久
我一直很难克服
那种需要面对群众滔滔不绝的感觉
英文讲师说
英文呈堂时间需要五到八分钟

天哪
对我来说是种痛苦

如果说
一分钟是一年
那么五分钟是五年
那么八分钟是八年
!!!!!!!!!!!!!!!!!!!!!!
到了呈堂的那天
我的题目是
“槟城美食”

在房间苦苦练习了一个礼拜
该背的也背熟了
自认觉得已经可以过关了
呈堂那天
是依抽签来编排先后排序
我抽到第五号
这个幸运号码
当第一个上去呈堂时
我的内心还很平静
当第二个上去时
我已经在假装镇定
当第三个上去时
我的心微微发颤
第四个是小枫
她从我旁边站起来的那一刻
我已经感觉自己的心跳开始慢慢加速
呼吸急促
心里想的是
“小枫,能多慢请多慢!再慢一些!不要太快结束。”
终于到我了
一站起来
听见自己砰砰砰的心跳声好大声
像似在打鼓
站到前面的那一刻
我感到我双脚微微发抖
双手控制不住抖

班上的虽然是一张张认识的脸孔
告诉自己
其实没什么好怕的
但很可笑的
就是有种畏惧感
当我把图画示给同学们看时
突然哄堂大笑
奇怪?
我的图画拿反了吗?

原来
是我的双手出卖了我
它正抖着呢

被眼尖的同学看了
都笑我
看讲师一眼
她也正笑我
让我不禁也觉得自己好好笑
气氛比较轻松了
我也没那么紧绷
但是心里好想快些结束
过了八年那么久
终于解脱了
心里的重担落下了
我整个人好轻松
原来是真的
对我来说

在台前的那一分钟
是一年

2009年4月2日星期四

男孩和女孩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4:06 0 片丁香花瓣
男孩和女孩
一直都很相爱
以前
男孩总是用深邃的双眼深情地望着她对她说
“我爱你。”
回他一个甜蜜的笑容
女孩总是头低低腼腆地回了他一句
“我知道。”
男孩最爱看女孩露出腼腆的模样
女孩最爱看男孩露出阳光的笑容
夕阳西下
两人相偎相依
手牵着手一起走
影子相叠在一起
拉得好长 好长
“一辈子都在一起,好吗?”
男孩问。
惯性的露出腼腆的笑容
女孩回了一句
“好。”
五年后
男孩和女孩都长大了
男孩还是那么深爱女孩
女孩也还是那么深爱男孩
但是
一些微妙的变化发生了
男孩开始忙工作了
女孩也开始忙碌了
每天一句“我爱你”
变成
每月一句“我爱你”
女孩开始抱怨了
“陪陪我。”
男孩总是烦躁的挥一挥手
“没看见我很忙?”
晶莹在眼中打转
“我……只要你陪我五分钟。”
男孩转身
看了她一眼
走了
望着他的背影
晶莹不争气的
掉了
女孩变了
她开始过她自己的生活
有自己的朋友
女孩的重心不在男孩的身上了
女孩开始闪着自信的光芒
男孩发现了
“你去哪里?”
“去朋友的派对。”
“我不准。”
“你凭什么不准?”
男孩讶异,女孩从不与他吵架
“凭我是你男朋友!”
“是我男朋友又怎么样?不合则散,没什么大不了。”
男孩惊讶
男孩开始慌了
放软声调
“晴,你怎么了?”
“怎么了?我不怎么了,你没时间陪我,我只好出外打发时间。你凭什么阻止我?”
“我这么忙,也是因为要给你幸福的生活。我们说过要一辈子在一起。晴,你记得吗?我爱你。”
瞬间,女孩也软化下来
那晚,他们相拥而眠
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容
女孩又恢复以往
温柔的照顾男孩的起居
男孩也恢复忙碌的生活
自那一天后
男孩没再开口说
“我爱你。”
女孩却满心期待
一日过一日
期待男孩对她露出阳光的笑容
男孩送她的确是
一连连的烦躁
期待男孩再次抱抱她对她说“我爱你”
男孩送她的却是
一声声的咆哮
女孩受伤了
男孩一直没察觉
男孩开始抽烟了
他忘了当初给女孩的承诺
他忘了他说抽烟会危害两个人的健康
所以他不会抽烟也不要抽烟
女孩一直一直好安静
女孩不想说话了
因为女孩受伤了
女孩想要保护自己了
所以女孩变得好冷漠
就连说出来的
“我爱你。”
也似不带感情
男孩说
“我会给你幸福的 。我爱你,晴。”
女孩在心底说
“我宁可不要这种幸福。”
女孩轻轻的问男孩
“我心里受伤了,你会怎么保护我?”
男孩不语
女孩笑了
“我想我会保护我自己。我们看似两个人,我却是一个人。”

破茧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2:59 2 片丁香花瓣
是否听过这样一个故事?
一个路人看到努力冲破茧的蝴蝶

不忍心看它爬得那么艰辛
于是便上前弄破茧
欣慰的以为蝴蝶可以不必受苦受难
便能爬出来
从此
这只蝴蝶也丧失了飞舞的能力
原来
蝴蝶破茧是为了训练自己的双翼
使之更健壮有力

不也一样吗?
当面对挑战时
我们难免会希望有人帮忙
当有人来帮我们时
也在不自觉中
把我们的能力削弱了
很多事情冥冥中注定了
有很多事是上天给我们的考验
有时候会难免抱怨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为什么我要这么痛苦?”
“为什么要对我如此不公平?”
其实
这些事情
老天早有安排
放一个绊脚石在我面前
其实是要我运用自己的能力去解决
古人说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
直到现在我终于能够
十分体会
这句话带给我的意境了
曾经我跌过痛过伤过
爸爸说
“跌倒就站起来。没什么可耻。”
那时还小
懵懵懂懂
只是觉得跌倒了很可耻
以为爸爸骗我
长大后
才发现
爸爸一直是对的
跌倒,其实没什么可耻
曾经
我受伤了
却不敢正视伤痛
不敢处理伤口
待它一再发炎
才决定仔仔细细
一个人处理干净
曾经想过要别人帮忙
因为一个人实在撑得很辛苦
但是
倔强的我不喊痛
没人知道我会痛
也不会有人知道我在痛
我把自己的痛楚遮蔽起来
躲在自己的世界慢慢疗伤
两年后
伤口结疤
不会痛了
再碰它压它也完全感觉不到一丝疼痛了
方知
原来我成长了
一如蝴蝶
破了茧
就是一只翩翩飞舞的蝴蝶

爱.冰

爱.冰

爱.爸妈

爱.爸妈

爱.友

爱.友

爱自己

爱自己

爱家人.当我们同在一起

爱家人.当我们同在一起
 

门牌七十九 Template by Ipietoon Blogger Template | Gadget R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