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30日星期六

小家伙与小呆瓜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8:18 1 片丁香花瓣
有个男学生很可爱,长得有点圆圆呆呆的,架着一副眼镜使他原本就小的眼睛看起来更小。他总是慢半拍,不不,是很多拍。哈哈!我们姑且称他为小呆瓜。

由于他与另一位同学一起补习,我们三人,常闹笑话。

另一位男同学是个聪明的小家伙,他做功课勤快,每次都赢小呆瓜。

每当遇到生字时,小家伙便发问,而我也耐心回答。

每一次,真的是每一次,我解答了他的问题后,过了10分钟,小呆瓜会问回一模一样的问题。
我和小家伙对着看,往往一起捧腹大笑。我常说我得带个录音机,这样我便不需重复讲两次。

小家伙每次叫小呆瓜别闹笑话了,小呆瓜总是一脸茫然地看着我们,好似听不懂我们的语言。

哈哈!

这一天,我让俩位小朋友做40题练习题。我说你们别错超过10题,因为这些并不很难。我们讨论完答案后,我请他们算分。小家伙错8题,嗯,我还算满意。小呆瓜突然大叫一声:“老师,你别骂我!我错18题!”我说有没有搞错啊!怎么会错那么多?拿来让我看看一下。小家伙抢着拿去看,几秒之后,小家伙说:“咦?!不对呀!我算了好几次,他只错9题啊!”我说拿来我看。

突然,小家伙与小呆瓜同时大叫:“哦~~~我知道了!他(我不小心)算两次!”

过了几秒,我才回过神,瞬间,母老虎的形象都毁了,我抑制不住大笑!这个小呆瓜,说他呆还真呆,竟然算2遍然后错9题变成18题,搞什么东西啊!哈哈哈哈!真是笑惨我!

这两个小家伙,不多不少小我整整12岁,我常在想,待他们长大,会是怎么样的一个脸孔?小家伙还是如此伶俐吗?小呆瓜还是如此呆吗? J

2012年6月27日星期三

偶然有感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7:50 1 片丁香花瓣
有时候,很讨厌自己的某些毅力与韧性。

它会迫使我一直前进,然而,前进的同时,我受到了许多的压迫感。

有时候我在想:现今社会,会不会有个男人无条件给女朋友或老婆生活费?

不过,现今社会,生活消费那么高,男女都必须出来工作,才能养一个家。

当然,也有些成功人士,赚得很多,有能力给老婆生活费,然而,也有能力养许许多多的女人。

会不会有一个男人,能包容一切?能爱一世?

女孩大多时候比较多愁善感,比较烦心。

然,能不能别因为一些少少的不愉快,便出外寻欢?

能不能别因为女孩乖乖在家做你的黄脸婆时,出外找大美女?

现在的社会,越来越功利,我在想,我能否适应?

或许有一天,我不再那么拼死拼活。

干嘛搞得自己那么累,那么压迫?

能不能有个人让我依靠啊? J

我一点都不想当女强人,我只想当你身边的小女人。

虽然我是王子盈,你们也喜欢叫我王子,而我自己,比较希望自己是公主。能不能允诺我一辈子的幸福?说到做到那种。 J

2012年6月19日星期二

就这么想着也是幸福一桩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10:41 0 片丁香花瓣
想着想着,就笑起来了。

你总是顽皮地,跑到我脑子里了。

对我扭扭腰做鬼脸,你说,我怎会不被你逗笑。

不开心的时候,只要想一想你那个样子就好了。

最近我的心情蛮粉色。(或许你会染色?)

就让它继续粉吧。

我喜欢你,在我摆晚娘脸的时候,大笑的样子。

就这么想着,也是幸福一桩。
J

2012年6月16日星期六

你怎么可以----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6:21 0 片丁香花瓣
“你怎么可以-----

偶尔听别人聊天,会听到这句“你怎么可以-----

然后他们之间少不了会口角一番。

没有人有权利代替谁的思想,长大了就会慢慢明了了。(当然,有些人老了还是不明理,年龄向来不是智慧的代表。)

通常道出这句话之后再加上一句:“我认为你不可以这样你应该”之人非常自我。

难不成这世界每个人非要与你的思想一样不可?

“他怎么可以那么不孝顺?”
那天你如斯问我。
其实当下我不晓得怎么回答你。

“爸爸过世了,他怎么可以没有掉一滴眼泪?”
你接着问我。
我失笑。

哎,没有人是一定要孝顺的啊没有人是肯定要有良心的

孝不孝顺,从来也是我们个人的选择,每个人的孝顺定义不同。就算在爸爸生前做了好多伤爸爸心的事在爸爸过世后,哭得稀里哗啦,也是戏一场罢了。

对于这种应不应该可不可以的问题,我还是保持中立。

我没有任何立场去评论舆论别人的事,我只知道要做好自己的本分罢了。

“他怎么可以在失恋后立即有一段新的恋情?”
没什么不可以的,只要他喜欢。

“那么他不是不爱之前那一个人咯?还是他只是在玩弄感情?”
就算是,也不关我们的事。 J

有些人感情很细腻,一段恋情可以让他们缅怀好久,少至几个月,多至数年。
有些人非常理智,知道过去了就是过去了,过去不该牵绊未来,于是放下过去,展望未来。

无论哪一种,其实都没有错。

玩弄感情这种事,其实也轮不到我们来说。在玩的时候,谁晓得那个被玩弄者一开始是不是心甘情愿?

处理感情这种事,大家的定义都不同。
没有谁是100%对,也没有谁是100%错。
只要自己在一段感情里,没有违背自己的原则。那么他爱怎么谈,就怎么谈吧。

对我而言,别人的事,没什么应不应该可不可以的。
大家各自在各自的轨道里,互不冲突。


2012年6月15日星期五

心情飞扬中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7:15 0 片丁香花瓣

最近的我好快乐好快乐。

所以看什么都很美好?

我发现这样的生活真不错。

想吃什么便吃什么,想去哪里便去哪里,想蒙头大睡就蒙头大睡。

还有还有守护天使们始终守着我。

幸福原来是这种味道,在你身边萦绕不散,你存在这种气味中,一些小事便能逗得你开怀大笑。
连在工作也不觉得时间难过。

哇!这样的幸福,我能不能拥有一生一世?

学生老说我逗他们笑,他们才不知道是他们逗得我肚皮颤抖。

每天,只要有一个学生闹笑话就够了,足以让我心情好上一天。

我发现我很难对学生们生气,这其实也是坏事呢!他们都不怕我了。(暗暗发誓,明年得摆出晚娘脸了,不然他们都骑到我头上来了。)

给学生们:拜托你们,别拆了我母老虎的面具,别一直写些莫名其妙的文章让我肚子痛。

给最近转性了的爸爸:从小到大在你的权威下呼喝声下长大,从来不曾料到今时今日你会帮我打扫房间、洗车从不曾料到在我长大以后你会表露出那么多那么深刻的父爱。爸爸,在我心中,你是超级巨人,或许有一天,我会开口跟你表白也不一定,届时请不要给我一副腼腆的样子,我也会脸红,哈哈!

给妈妈大人:我不得不佩服你,你真是越来越厉害煮菜了,无论煮什么,都超级好吃!你在厨房是个魔术师,挥挥锅铲,一道道佳肴便在眼前。端午节快到了,粽子要裹多一点,我一定要大吃特吃,毕竟你不是每年都会裹。(不要提醒我肚子有那一块肉,减肥的事,等端午过了再说吧!呵呵!)

给傻傻王子1号:我发现原来我在少有不爽的时刻,听见你爽朗的笑声,什么气都烟消云散了。是你的笑声感染我,谢谢你独有的幽默感!谢谢你每一次都非常用心地聆听我,就算我所说的都是极其琐碎的事,你也不厌其烦地对我,你曾说过,对我你有全世界的耐心这句话,我一定会牢牢记得(日后你自己看着办,哈哈!)不管在什么时候,只要我想起你,拿了手机打给你,你都不会令我失望!哇!光想到这样,就超幸福的了!更何况我还有存有你一大箩筐的好,自己慢慢品尝。哈哈!

给傻傻王子2号:你这家伙,铁定没有想起我咯!毕竟你那么嗜睡,哼!亏我偶尔还会想起你那精灵逗趣的模样。算了罢了,我不跟你这只会吃喝拉撒睡的家伙计较。不管不管,你一定要健健康康活力十足的到底什么时候还能再见你一面啊?(ehem,那个正在看此篇又对号入座的家伙,你要会识做啊!哼哼!)

给老天:我发誓我一定会存有最纯、最善的心去对待身边的每个人,所以请你让我继续幸福下去好吗?

2012年6月14日星期四

点点滴滴拼凑出的自己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11:27 1 片丁香花瓣


有时候我会质疑自己:究竟多情还是无情?

我可以多情到为所爱的人牺牲所有的一切,也可以无情到对过去一点眷恋都不留。

有时候我还蛮好奇,究竟别人缅怀过去怀念过去是抱着怎样的一种感伤情怀?两个人分开了,还可能爱着彼此吗?我实在很难想象... J

对于我的过去,我连一丝丝的回忆都不留,反正都过去了,实在没有怀念的必要,就连照片都全删了。 J

还有,对朋友。

我可以真心地对朋友付出我所有的关怀,却也可以把朋友忘记得彻底。

有时候我挺享受地过着一个人的日子,不觉得孤单或是寂寞。

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那么奇怪。

一个人在戏院啃啃爆米花肆无忌惮地大笑或掉掉眼泪。(反正黑暗中没人看到我是谁。 >.<

已经不止一个朋友说我看似女强人。或许我以后该这么告诉他们:“其实我不强,我只是个什么都不在乎、没心没肺之人而已(?)”

哈哈!

走过了那段灰蒙蒙的日子以后,我发现我原来不如我自己想象中爱哭,我爱笑多一些。

不晓得是你走屎运还是我倒大霉,你永远都看不见我真心开怀地大笑而我在过去几百个日子竟任自己肝肠寸断。

庆幸的是,我不曾被生活打倒。我一直都在勇敢地走我的路,以前到现在都是。很多事情,总在转角时出现转机,这就是我一直会勇敢下去的原因。

谁也不知道未来的路会怎样,正如我以前不晓得自己会有离开的勇气及决心。很多事情都随着我们的心态转变了。

不管走过了多少不愉快,我仍相信真爱,我相信爱像诗般美丽。

不管曾经受了多少的伤害,我依然要用最善良的心态,去面对我的未来。

那么,我才不会在生命的终点时,后悔我没有依着自己的本性过自己的生活。

我还是那个我,那个非常渴望建立一个幸福温暖的家的我,那个可以为身边所爱之人倾尽所有的我,那个非常爱笑的我。

我喜欢这样的自己。因为心中有满满的爱,所以我自觉完整。 J

2012年6月5日星期二

一则小记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6:37 2 片丁香花瓣

有时候我像是个局外人,淡淡地看着属于自己的过去。

24年来,究竟是怎么过。

想着想着,思绪就会飘去未来,我该如何教小孩?

至小,爸爸对我们的教育是非常严格的,记忆中的爸爸很凶,稍微有不顺心的事,他便大声吼骂,此后让我无比惧怕。在屈服于他的权威下,小时候的我是属于非常安静的,情绪也非常压抑,常躲在一个小小角落阅读,进入书中各种世界,至少我不寂寞。

我一向与妈妈较亲,妈妈是个韧性十足的女性,她有一颗极宽容的心,我不曾看过她与爸爸大吵一架。无论爸爸如何发脾气,妈妈总是不吭一声,默默承受,这点让我很是佩服。爸爸的脾气来去如风,印象中的我总是惶恐的度过童年。爸爸一声吼骂,颤抖了我的心。基于此,我非常乖巧,因为我深怕做错了什么事被责打。

上了中学后,虽然爸爸很少打我们了,但小时候一鞭鞭被打的记忆仍历历在目,我还是不敢行差踏错。就算已升上中学,我仍不敢要求与朋友出游,也不敢要求要手机或一切物质的东西。我总是乖乖的,听话。然,现在回想起来,究竟是好事抑或坏事呀?我仍然无法断定。

由于性格深受母亲影响,后来的我也是个情绪压抑之人。任何发生在我身上的不平之事,我都默默承受,包括被朋友从后刺了一刀,抑或是被所爱的人伤害。从小我便不喜欢纷争,如果非要争个输赢,我宁愿我是输的那个,因为我不想卷入无谓的是非,就让我做“非”的那个人吧,我才懒得理。

有朋友提点过我,她说,子盈,你这样的性格不好,什么事情发生了你都不吭一声,很容易让人误会你。我说误会便误会吧,我无所谓。有几个后来跟我非常要好的朋友曾那么告诉我:“不认识你的时候还以为你为人骄傲。”其实,不否认,我有时候是有些傲气的,在别人刺我一刀时,我的傲气就会显现出来,我会直挺挺站着,冷眼看着舞台上的他演着他的舞台剧。而我,从不费力解释。要误会便误会吧,人们的眼睛会替他们选择想要见到的事物。

后来,我的忍耐力也不比一般人。我总是隐忍不发出来,其实会不会是胆小的同义词?(失笑)这样的性格我真的不知道好不好。我也不敢说我想以后我的孩子会和我一样,因为不能自在地生活,总是战战兢兢地。然,如果放任孩子,孩子又会变成什么模样,身在教育界的我非常清楚。孩子不懂分辨是非对错,一味放任,日后便很不懂事。

如今,我仍在摸索一个对孩子良好的教育策略。教育,还真不容易。也不知是否明白了爸爸为人父的苦衷,我后来也跟爸爸的感情蛮好。爸爸再凶,也难掩他爱女心切。我看到了他隐藏的一面,因此我再也不惧怕他。

我相信,不管怎样,未来的另一半会改变我们的心态及处世态度。所以,以后教孩子,就在他们择偶方面要更留神及适时提点?(再度失笑)

我相信,未来的我会因为未来的他而更美好。 J

爱.冰

爱.冰

爱.爸妈

爱.爸妈

爱.友

爱.友

爱自己

爱自己

爱家人.当我们同在一起

爱家人.当我们同在一起
 

门牌七十九 Template by Ipietoon Blogger Template | Gadget R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