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1日星期三

尘封好吗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6:55 0 片丁香花瓣
今天你又和我提起过去。




你说过去那几年的你像个疯子。你就这么轻易地打开了我深锁在记忆深处的回忆。



那是过去了的梦魇。



你知道吗?从那次之后,我好像突然被逼成长。



开始会思考人生。有人说:“命运是天注定的。”,也有人说:“命运掌握在你手中。”

若是你要我择其一,我实在不敢太自信。虽然从古籍中看到,什么样的人有着怎么样的命运。也了解到性格与命运息息相关,但自古以来那些禁忌让我的自信一点点一点点瓦解。



就我所知,你的这一生,总是为别人而活。从前,为父母而活,嫁人后为丈夫为孩子,你不曾为你自己而活。于是,在你失去生活的重心后,忽然慌张了起来。



回想当初你骑自行车,一边手拿阳伞,一边手抓把柄,后面载着一个小的,腿上坐着一个更小的,前面载着一匹匹布,你还要费力让自己过生活,那些日子不是更艰辛吗?那么艰辛都熬了过来,怎么在后期的时候不堪一击了呢…



在我的眼中,你是最完美的女人。可惜,圣人都成了神仙。留在人间的总是被世间的贪嗔痴所迷惑。我们都一样,都是个人。再怎么强,也总有脆弱的时候。



小的时候或许还会抱怨自己的人生怎么好像走得不顺遂,有时候望着天空很想呐喊:“怎么命运那么弄人?”



如果让我走进八号当铺,我一定竭尽所能把我所有最美好的东西统统拿去典当,我只要一间有我们全家人齐住一起,和乐融融的家。



我愿把我的灵魂也一并拿去典当,换取一副健康的体魄给你。



如果你说生活是让我们尝尽苦头,然后才明白苦尽甘来的真谛,那么,可不可以请你请你一定要振作起来?让我可以有继续面对生活种种挑战的信心。



有时候我很懊恼自己不能帮你承担一切。有时候我恨不得跑进你脑袋把你所有的烦恼都一并掏空,将它全部石沉大海。



当我看见你那么无力时,我其实也无力了。



我不想过跟你一样的生活,我很怕我跟你一样。于是我想将你打救出来,可你总是拒绝我。你要的不是我的打救,那么我该怎么办。



我们可不可以不要再有那么多的奢望?



我们可不可以拥有自己的人生?



我们可不可以活得更快乐?



你可不可以不要再灌输我悲观?



我怕我会越来越没有自信。



让我们一起把过去尘封好吗?让我们一起前进好吗?

2012年1月10日星期二

那些日子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6:30 2 片丁香花瓣
去年五月,有两个星期的假期,学生在这时候还是会去安亲班报到,这时候,就比较轻松,反正是假期嘛,院长也不会太严厉。



于是,小孩子们有比较多的时间可以看看电视,玩玩游戏。每每一到休息时间,个个生龙活虎,声音比大不比小,动作敏捷,一气呵成。但每每休息时间结束,你会看到他们个个垂头丧气,完完全全泄了气…走路都有气无力,走一步还给你拖一步…整个人的精神简直可以用萎靡来形容,哈哈!对他们而言,假期作业就是梦魇,纳闷:“怎么老是有做不完的假期作业?”@.@



可能因为平时的休息时间比较少,到了假期,他们总会分外珍惜,笑容也比平日更阳光。那个时候,我们这些tutor也比较轻松,工作范围仅限于陪伴他们,还有最重要是控制他们的声量,如此而已。



小孩子们总是喜欢跟风,喜欢看看旁边的同学在干嘛,然后自己也要跟同学做同样的事,记得那天,他们流行画画。



几个7、8岁的小瓜围在一起画画,有几个还一面喃喃自语:“我要画Miss Heng…Miss Heng我画你har~~~”那个模样实在可爱。



记得一位名叫陆嘉欣,她是个7岁剪平头的小女孩,眼睛大大地很有神,那时候她的门牙断了两颗,我每次作弄她:“来,你说S…”,她:“F…”哈哈哈哈!别怪我,我有时候还蛮喜欢作弄小孩,她也不笨,立刻意识到我是作弄她的,会喂我两声,哈哈!那天,她高高兴兴地把图画送给我,看一看,我失笑了,怎么,看似一家人的图片,她硬是把我穿插在里面,图片里有爸爸、她和我站在一起,看起来还蛮怪异的,不过这也表现出了她的童真。 =)



还有一位叫Ho Jo-Vi,很静很静,平时静到会让人容易忽略。她好几次哭了起来,因为肚子疼,那天她一如往常很静地在一旁画画,最后,我还蛮讶异她把图画送给我,倒是把我画得蛮可爱的。 =)

吕凯滨可说是男孩子里面算是最罗嗦的,哈哈!稍微忘了提醒他,他的声量会把我们都吓一跳。吕凯滨是比较能够和女孩子们合得来的一位8岁男孩子。他有一颗聪明的脑袋及举一反三的本领。我认为把我画得最传神的就是他了,还一连画了几张。事因我每次习惯把头发绑起来,而且会故意绑歪一边,他把我那头发画出来时,一看,把我逗笑了。





我想,在教育界工作,最大的满足感来自于小朋友的珍惜,你对他们好,他们真的会知道,你对他们的付出,他们会用他们的方式来回报予你。(虽然我们并没有要求任何回报。)




小朋友们的感情没有杂质,就是这么坦坦地表露出来,对于“爱”字,也不会吝啬地说出口。



这就是为什么我在安亲班工作会如此开心,因为他们从不怀疑我的付出别有居心,就这么自然地接受,对我而言,这是多么难得、多么真的感情。 =)

2012年1月9日星期一

回忆之一-马艾斯篇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11:50 4 片丁香花瓣
在安亲班工作的那一段日子,是我最快乐的时候。




那时候,小孩子们的笑颜就是我起身努力的动力。



尤其一位叫马艾斯的小朋友。他鬼灵精的模样总是让我笑开颜。



他懒惰、字体潦草、喜欢发呆与观察。基本上,根本就不是个好学生。



每一次遇到功课上的问题时,他不喜欢思考,总是用铅笔碰我:“Miss..Miss Heng…这个怎样?”而我每次都在和坐我隔壁的同事讲话,他总要碰我很多次才得到我的回应…他曾问我:“Miss Heng,为什么你那么喜欢和Miss Low讲话?” @.@



他是个很可爱的印度小孩,睫毛超翘!一双眼睛总是骨碌碌地观察四周…他很爱和我说话,每次都是最早到安亲班,我每天7点钟抵达,他7点10分就会到了。那时候院长一直叫他扫地,他总是拖着一副懒散的躯体慢慢移动…有好几次他一面扫一面发呆,被院长发现就处罚他。我看见他双眼的无辜,闪着泪光…你怎么能如此苛刻对待一个仅有八岁的孩子?于是,以后,我都会6点50分抵达安亲班,把院子都扫好,让院长不再有发脾气于他的借口。



以后,我们都有多出来的时间可以说说话,让我更了解这个小孩子。其实他是个很善良的小孩,秉持着:“你不犯我,我不犯你”的精神,可就是有小孩特别爱犯他,或许是肤色的原因吧!他总是因此愤愤不平,小小的拳头就是他为自己平反的武器,而这个武器总是让他吃尽了苦头。



他从不哭,他很倔强,就算受了最大的委屈都不会吭声。看在我眼里,着实心疼。一个八岁的小孩耶,他能做错什么事情?他做错的事情都是大人们逼迫的。 =(



我始终坚信,喜欢故事的小孩有着一颗善良的心。



而他最喜欢故事,我看到他的眼睛闪着我故事中的种种画面情节,那专注的模样,实在可爱。可惜我甚至连他的一张照片都没有…我不知道他以后还会记得我吗…



我会记得我们一起荡秋千唱歌的情景,每次我们唱《虎姑婆》,我会唱错里头的某句歌词,他总是笑翻!一起唱的时候到那一句歌词他会故意停下来让我一个人唱,等我唱错他就会笑起来!他都不知道有时候我是故意唱错讨他的笑声。=)



我还会记得他坐在我腿上专注地看我一面画出一则则故事…你说你说,这样的小孩子能是坏小孩吗?他看电视节目的时候都是最安静的,只要有人先动手,他才会利用武器攻击回去,可惜大人总喜欢标上标签!巡察员、好学生好像就可以推人、可以骂人打人。懒惰的学生回手就是最错了!就要接受严厉的惩罚。



他倔强的脸蛋嘴巴老是说被打不痛,我听得痛入心扉。每每早上他都会向我报告昨天哪个老师又打了他,他不说我也知道怎么回事,因为在安亲班,我可从来没有看过他先动手。都是被所谓的好学生用言语用眼神激得不得不攻击。



小孩都不喜欢吃菜,我看了那些倒掉的饭菜始终觉得很可惜,于是在课堂上也有灌输他们不可浪费的观念,我自制了一个好学生栏,功课好的同学可以得到一颗星星、字体整齐好看的也可以得到一颗星星、把饭菜吃得精光的也可以得到星星,得到最多星星者我会给神秘小礼物,当然,谁犯错就得扣星星。那一阵子,小孩子们都乖巧得很,只为了得到星星。



只有马艾斯一副很不屑的样子:“Cheh!!星星罢了嘛,礼物罢了嘛!我又不是小孩子,才不要!”(他明明就是小孩一个… =.='')小孩子也会有口是心非的时候,那天之后,他第一次把饭菜都舔得精光,然后飞快地把盘子轻轻放入桶内,这一个举动再快还是被我看到了,第二天,好学生栏上他的名字旁多了一颗星星,自此以后,他都会悄悄地把饭菜吃完!然后会和我讨名单来看,看着他自己累计的星星,他会自己偷笑。



最后我甚至来不及和他们道别…他会不会失落我不知道…我不能和他好好地道别确实让我失落了好久。



马艾斯,一个曾经出现于我生命当中的印度小孩,也是我最心疼、最宝贝的学生。撇开他懒散的性格不说,他是最善良的小孩,而这个小孩,以后会拿笔还是拿刀,就得看以后他的老师们如何教育他了。



祝福你,我小小的Mahesh马艾斯,Miss Heng可能只是你生命中一个小小的过客,你却是一个让我永远都不可能忘记的一位学生。有机会,我一定会再去找你。 =)

2012年1月6日星期五

6-1-12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10:19 0 片丁香花瓣
点点阳光爬上女孩的房间,女孩睁开眼睛,又过了一天。


发疼的脑袋提醒她关于昨夜。

瞬间崩溃。

你应该不知道吧。

女孩有颗纤弱的心。

她看重感情。

如果得到会失去,那么她情愿从来不曾得到。

又再次把自己卷缩成一团。

紧紧抱着自己,如果连自己都失去了,她该怎么办。













请不要靠近她,她会好起来的,只是不是现在。

女人学校 (转载)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9:42 0 片丁香花瓣
一個朋友說


女人是男人的學校

二十出頭的男人都是不成熟的幼稚的

女士們用自己最美好的二十幾歲時光去改造一個男人

你看那些三十多的那人都是被改造過的

和一個和自己一樣大的男人在一起要很費心



從一次次的誤會中女人教會他們如何讓女人

從一次次的爭吵中女人教會他們如何哄女人

從一次次的冷戰中女人教會他們如何懂得珍惜女人

她們教會他們的太多太多

包括如何表白 如何接吻 如何擁抱 如何約會 如何很自然的和異性在一起



但是這個過程是漫長而艱辛的

經歷了太多太多

有過太多太多的磨合和爭吵

他們還在不成熟

然而似乎已經一點點的靠近成熟



有時候

男人與女人甚至覺得互相難以溝通

在女人看來是男人錯的時候

當然

他們認為自己沒有錯

於是

她們哭泣爭吵歇斯底里

他們卻覺得她們不可理喻



成熟的男人是不會讓自己的女人那麼傷心的

有時候沒有絕對的誰對誰錯

雙方之間有一個人站出來主動道歉

就會海闊天空

但是那個人

永遠都不能是女人

因為女人永遠是弱者



當有一天他們開始爭吵

他還是不肯讓著她

她痛苦萬分

那個不成熟的男人會極盡幼稚的去氣她

不去安慰她

讓她自己去釋然

眼淚哭乾了

也等不來一句

但是因為她愛他

想要和他一直過下去

女人選擇了忍受和包容

心想只要這個男人愛她就好

不會哄人就算了

雖然很想被她哄



終于有一天

爭吵的悲劇又接二連三的上演

她們忍不了了

於是她們內心糾結

結果只有兩個

要為他改變

要為她忍

然而這時候的她們

累了 倦了 心死了

是放還是不放?

放下這個和自己相戀多年的男人?

不捨

但是每次生氣的時候就痛不欲生



有些女人放棄了

男人重新獲得了自由

他可能暫時把精力放到其他地方

他去工作

去生活

去成長

直到某一天

再次遇到一個女人

可能是和之前某些很像的女人

這次

他們成熟了

懂得去哄人了

懂得去主動道歉

懂得去為她們買禮物

懂得去怎麼讓她們開心

他們再也不會像以前那樣吵的很凶互不相讓了



可這些其實都是之前的那個她一步一步的教出來的

她把他教會了

又拱手讓給了別人

教她的過程裏

是甜蜜夾雜著淚水的

男人是比同齡的女人要不成熟的

幾乎所有男人都是這樣

等待著一個女人去改造的



這麼說來並不是說女人很可憐

如果你足夠愛他

有足夠的寬容

就去當他的學校

去改造他

那麼

等嘗到收穫的喜悅就是自己的



累了倦了的女人也可以直接找一個成熟懂事的

他們會很懂事的處理好一切

唯一不同的是

他們心中一定會記得當初和他們爭吵的那個女人

那個教會了他們認識女人的女人






爱.冰

爱.冰

爱.爸妈

爱.爸妈

爱.友

爱.友

爱自己

爱自己

爱家人.当我们同在一起

爱家人.当我们同在一起
 

门牌七十九 Template by Ipietoon Blogger Template | Gadget R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