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4日星期二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12:22 0 片丁香花瓣

10年前的晴有这样的一个习惯。习惯在出了家门后往右边走,在走了第三十间房子后,会稍停顿,向右边望,那间房子普普通通,晴忘不了当时那房子的篱笆门是暗红色,天花板上垂吊着两个小红灯笼,在夜晚的时候,微弱的红光从灯笼里渗透出来。


晴一直保持这样的习惯,这种习惯算不上偷窥,这种习惯是期待。晴期待可以见到那男孩。男孩不高,白白净净,圆圆的脸蛋,腼腆的笑容。晴想必是被那男孩的腼腆给吸引住。晴期待经过他家的时候可以见上他一面,但这种期待总是落空,晴望不进篱笆门内的动静。


10年前晴还是情窦初开的小女孩,那年她15岁,有着当大人的憧憬,她总是装上一副大人的模样,不屑跟同龄朋友说太多话,因此在背后朋友都议论她骄蛮女。晴在多年以后才知道她曾被认为是骄蛮女,那时她已经不痛不痒了。


男孩并没有什么特别吸引人的样子,可偏偏让晴的目光为他驻留,晴长得眉清目秀,谁也没想到她喜欢长相普通的男孩,他们总是将晴配对给青班的韦。晴每每冷笑,谁也不知道她心里藏着男孩。


晴在一次次失望中养成了这样的习惯。十七岁那年,晴有了驾照,每每经过男孩家,她还是不忘将车子驶得更慢一些,其实晴知道她总会失望的,如往常一样,可,她就是习惯了。有几次,晴看见男孩在外晾衣服,晴感觉她呼吸急速,手心冒汗,虽然她知道男孩不会看见她。


后来他们恋爱了,原来男孩也一直喜欢着晴,有好几次晴在阳台上发呆,看见男孩骑着脚踏车经过她门口,她也会欣喜若狂,在一起之后晴才明了,男孩是想她了,专程踩着脚踏车,特意经过她家,就想见她一面。


晴的家是两层楼,男孩家是单层楼,这年头没有人有阶级观念,除了晴的父母,他们总是带着若有似无的轻蔑眼神看着男孩,男孩自卑,他在晴的家完全抬不起头来,晴恨男孩垂头丧气的模样。


之后3年他们因距离问题分开了,距离是个问题,没有人能跨过距离这关。晴是不错的女孩,她一年后又交上了新的男朋友,这时候晴仍然保持她的习惯,望一望男孩家,这已经是习惯了。


晴在15岁暗恋男孩,17岁开始与男孩恋爱,20岁分手,21岁跟现任男朋友在一起,现在晴已经25岁,要步入婚礼了。


男孩或许有等待晴的回心转意,可他好像忘了晴是个心高气傲的女孩子,晴讨厌被人放弃的感觉,因此男孩从此被打入晴的某一部分记忆,对,纯粹是一部分记忆。


晴从外国念书回来,这几年来,她并没有完全忘记那道暗红色篱笆门,也忘不了那两道微弱的红光,闪着闪着在夜晚。


其实跟男孩分手后的好几个月,没有人会注意,晴驶过男孩家时会特意加快速度,仿佛要抛开些什么。晴是个专一的女孩,男孩不知道,在那块有他的记忆让晴特别疼痛,可晴是倔强的女孩,她不让人看穿她的疼痛。


现在晴要嫁人了,她未来丈夫是个老实人,在工厂工作,他给了晴安全感,可他从未看透晴,他不知道晴仍然有一块隐隐发疼的记忆。

这年,晴才25岁,正值花样年华,可她的心却像是老了10年,那块记忆加速了她的老化,因为深刻。晴不会透露任何疼痛的模样,因为她毕竟倔强。


在某一天天气如此晴朗,晴在回国后的第49天,终于鼓起勇气再一次望向右边,那暗红色的篱笆门早就漆成了黑色,小红灯笼被除了下来,墙上高高挂着“颖川”匾额,晴呼了一口气,“颖川”匾额有点把她刺激了,毕竟习惯难移。


晴的脑海短暂地浮现了“事过境迁”四个字。


后来听说男孩原来早就搬家了,晴也不打听男孩所处何方,在她有了三个小孩后,偶尔还是会忆起从前暗恋的滋味。


丈夫始终不知道晴。谁又知道丈夫心里是否也有一块隐隐发疼的记忆?

2010年9月10日星期五

鸭子嘴硬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8:02 3 片丁香花瓣

你说你没有 我不想拆穿

有/没有

我们自己心里清楚

你的嘴像鸭子(硬度)

我们都在乔装

你乔装没有

我乔装相信

我不喜欢逼人,你的倔强是你的保护色,我怎么忍心将之撕开?所以我只是沉默,不给予任何回应...

我微笑了 是因为我看透了

我沉默了 是因为我不争辩

我远远地看着你 心里清楚

有一天你终究会长大

你会知道

其实 乔装很累人 (尤其乔装着幸福)

其实 否认显得你更狼狈 (尤其那否认已经被看穿)

或许等你长大了...或许...你就会明白了。

2010年9月3日星期五

微笑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8:39 3 片丁香花瓣
我微笑,并不只是把嘴角微扬个几公分。


那天我们并肩谈心。

我说我有点有点爱玩有点顽皮有点淘气有点自私有点随便有点不规矩有点冷酷有点高傲有点脾气有点孤僻……

你说爱我,全部。
你还说我特别。

所以我微笑。


我:“我感到有点骄傲有点感动有点想哭的感觉。”

你:“只是有点?”

我:“嗯。”

你:“我了解你。”

我:“好吧,我承认,我不是有点感动而已,我是非常感动。”

这次轮到你微笑。

你说我本来就是这样,你爱上我的时候我已然是这副模样。

如果不喜欢我的这副模样,你也不会爱上我。

好吧,那么我持续微笑。

(你知道幸福的感觉吧?)

2010年9月2日星期四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5:57 2 片丁香花瓣

要强的人不要输。

如果你一定要跟我比,我情愿输给你。

我无所谓输赢。

你要比我( )( ),那么就比我( )( )好了。

我无所谓输赢。

你确实比我( )比我(

赢了有奖拿么?

那么你拿了奖记得要开心记得要得意记得要笑。


祝你好运 =)

只是故事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7:51 5 片丁香花瓣

(10年前)

每个夜晚,女孩有个习惯-----倚靠窗,目光直对天空,呆滞。
这是她维持了263天的习惯。你仔细瞧,她将会在这里呆上六十三分钟,准时无误。接着,她会坐在床上,点一盏微弱的灯光,有时品酒,有时看书,有时画画,有时听歌。凌晨两点三十分,会熄灯。

这天夜里,天气特别冷。
女孩右手拿着酒杯,轻轻摇晃,淡黄色液体在酒杯里旋转,待液体静止,方细啜。

她在不自觉中,爱上寂寞。

女孩有一个故事。

这个女孩,外表坚强,内心纤弱。刚强的外表让人却步,她非常喜欢她的外表,仿佛这样就能够隐藏她内心脆弱的一面。

女孩也曾经快乐过,你一定不相信,那时候的她,看起来特别明亮,嘴角弯弯向上,何等赏心悦目。如今,脸蛋虽然还是一样漂亮,不过却多了沧桑感,疲惫感,以及距离感。


女孩从前很爱笑,那时候的她,无忧无虑。她让我看她的照片,她的笑容很吸引人,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笑,好美好美。

女孩告诉我:“我不是不开心,我只是忘了……怎么笑。”

女孩这句话深深震撼了我。

是经历什么样深刻的悲痛,才能让一个人忘了该怎么笑。

女孩说:“我不是冷酷,只是,不爱说话。”

女孩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感到一丝冷意。

这个女孩,怎么那么灰色,她不过才二十三岁。

女孩说:“我并非爱喝酒,只是想醉,不料,醉醒后,心更痛。”

我不语,我知道女孩需要倾诉。

女孩说:“我恨透了这个懦弱的自己,明明知道过去的该让它过去,明明知道放下痛苦才能快乐,我却甘愿身陷痛苦中,这是一种折磨,我知道。尤其在深夜,这种支离破碎的感觉啃噬我的灵魂,我不能解脱,应该说,我不想解脱。我想就这么、这么陷下去……反正,心不在了……”
女孩咽下了一口辛辣的黄色液体。

继续说着她的故事……

人生最悲痛的时候,莫过如此--同时失去挚爱的双亲、爱人。我却被逼承受如此的悲痛。如果天要我坚强,我想告诉祂,请以另一种方式惩罚我……这样使我更脆弱而已……我很弱,我感觉气息很弱,但原来死不去。我行尸走肉、我茫然、我无助、痛彻心肺……一个人在最悲痛的时候,竟然没有眼泪。我好想好好地大哭一场……却发现丧失了哭的能力……心痛得最彻底的时候,是没有眼泪的。我还有什么希望?我,一个人……一个人……苟延着……我还剩下多少个明天?我还剩下什么?

女孩醉了。说着这些话的时候,是微笑的,是沉着的……她这个表情,我想我一辈子也忘不掉。她的痛苦感染我,我感受了那么深刻地悲痛。那么美好的年华,要去承受如此巨大的生离死别,多么苛刻、多么残忍。

我不能伸手抱抱她,在她最脆弱的时候。因为我只是一个娃娃玩具。

隔天,女孩搬家了。把我留在那……我知道我只是玩具。
(10年后)

女孩回来了。这次我差点认不出她来。

她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有一种成熟的韵味。她已经是知名企业家。

女孩带给我的第一句话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

“那天离开之后,发生了好多的故事,你一定不相信。原来在最绝望的时候,是最容易找到希望的。以前我只是表面坚强、本质脆弱。如今我本质比外表坚强。这一切,是人生的考验,经历了最绝望的时候,我庆幸我还可以活着,我庆幸我曾经悲痛过,我庆幸我曾经绝望......这样才能更珍惜所拥有的一切。生离死别、悲欢离合,乃每个人的必经之路。”

经过岁月的洗涤,女孩迸发出明亮的光彩。

看着电视对她的采访,我笑了。

记者:“可以分享你成功的故事吗?”

女孩:“从零开始。”

(她的嘴角有一抹神秘的微笑)

2010年9月1日星期三

颜色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3:30 0 片丁香花瓣

那天你问我:“最近你的心情很?”


我疑惑。问你怎么说。


你说最近我的文字比较

我说还好,我懂如何辨认颜色。


粉红色是此刻的心情,你相信吗?


你还十分坚持我的心情是灰蓝色因此呈现出来的文字属于色。


我耸肩,无所谓。


那或许只是彼此的定义不同。


或许我眼里的粉红色是你眼里的蓝色、我的蓝色是你的绿色、我的绿色是你的红色、我的红色是你的黄色、我的黄色是你的黑色、我的黑色是你的白色……


你错愕。


我只是淡淡地:“。”


我不是你的眼睛。 =)

爱.冰

爱.冰

爱.爸妈

爱.爸妈

爱.友

爱.友

爱自己

爱自己

爱家人.当我们同在一起

爱家人.当我们同在一起
 

门牌七十九 Template by Ipietoon Blogger Template | Gadget R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