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31日星期一

篱笆门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8:09 4 片丁香花瓣

我讨厌外边的篱笆门,望着它,总是会有股淡愁。

我站在篱笆门前,望着你离去的背影,仍旧潇洒。我多希望尘风也带走了我的不快,但总是事与愿违。

我知道我不能挽留你,正如我不能挽留清风,如此潇洒。

我希望你的回眸,就算是一秒钟都好,但你总是头也不回,因为你是如此潇洒。

你老是摸摸我的头笑我傻:“又不是不再见了。”

“我知道,我不是小孩子。”

“看你,笑起来多甜美。”你如是取笑我。

我也想像你一样,潇.洒, 潇潇洒洒。我多希望先转身离去的那个是我,想象着你痴痴望着我的背影,而我一秒钟都不曾回头看你。但这种情节只会出现在梦里,就好像先挂断电话的人是我,而你还握着那微热的电话怔出神。

我知道,那些梦里的情景终究是梦。

握着温热电话怔出神的人是我,耳边还残留着你温热的声音。

我知道你不喜欢纠缠不清的女孩子,所以我总是隐藏自己。不是我纠缠不清,是那颗不受控制的心总是偷偷向着你。

你很聪明,一眼看穿我的小把戏,我只是,不够高明,透露了我的心思,而这种心思会让你厌恶,我知道。

你会烦会逃避,其实不见你也好,至少不会患得患失。如果有天我真的把你给完完全全放下了,你会比较开心吗?

偶尔的无理取闹,让你心烦意乱,我明白,至少,懂事的女孩子总是特别让人喜爱的。

我非常地可笑,明知道一些举动会让你不耐烦,而我还是去做了,并非我执意要做,而是我常被自己矇起了双眼,我知道你爱看我笑,但我总是不能开怀。我知道你讨厌忧郁,毕竟你是如此阳光,太阳怎么会出现在阴天里?

篱笆门,隔开了我俩,你倒是无所谓,而我却望出神,风带走了你,也带走我的情感,而我只能在原地,等你回来把它还给我。

2009年8月30日星期日

如果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1:16 4 片丁香花瓣

如果我不再哭泣,是不是代表悲伤已去?

如果到了那么一天,是不是代表我已经坚强了?

如果我可以不那么依赖你、如果我不再哭泣,或许你会比从前爱我?

我想坚强,却总跌在眼泪中。

定定看着镜子,定定告诉眼睛,别再心软让眼泪夺眶而出,无论如何都不许,眼睛告诉我,它也想坚强。

我告诉控制眼泪的心,别再想些有的没的惹得眼泪想出走,而 心告诉我, 是我操控一切。

“怎么说?”我问。

“你让我酸。”心说。

“什么时候我让你酸了?”我问。

“当我想起你是一个人。”它说。

忽然,我强烈感觉到心酸,眼眶又湿了。原来是我操控一切。

我知道自己贪心,我要的是源源不绝的疼爱,就像我想回到从前,妈妈喂我吃饭的那一刻。

回不去了,长大后,只能自己吃饭,不想长大终究还是敌不过最无情的时间。

“不必酸,因为以后你就习惯了,我也会习惯一个人。”我如此告诉心。

“你做得到吗?”

“我尽量。”

归咎于自己的贪心,如果我不那么贪心,那我是最幸福的。如果我不那么逞强,让自己背负所有的伤,那么我是最快乐的。

如果有一天海比天蓝,草比花香,那么我不再是一个人承受一切。

2009年8月24日星期一

我和你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8:41 5 片丁香花瓣
回忆扩散成一圈圈的心疼,不断地、不断地撞击。

没有人因为没有谁而活不下去。早该知道我是你的阻碍,早就想离开,而你常说你愿意为我,愿意,心甘情愿。而我总是因为自己一次次地自私,不想去承受痛楚所以在你的心中留下疤痕。

我想触摸你的脸,却摸到一层把我们隔开的薄纱,我想穿过薄纱与你一起,但背后叫做现实的恶魔拉住我,它不准我靠近你,它总是说我和你是不同世界的人。

我看着你在你的世界里欢笑,我只能在我的世界里心酸。

你来到我的世界了,我不晓得你怎么能够穿过我穿不透的那层薄纱,你,确确实实站在我眼前。你说你想停留在我的世界,我说我的世界很冷漠,你说你可以。

日子久了,你说你怕冷,想回去你的世界,我不允许。那是我永远到不了的世界,而你总是为我停留在不属于你的地壤。你说你想带我一起回到你的世界,我为此心软,我试过踏入你的世界了,而我发现,灼热感烫伤了我。

或许天使的世界不容许恶魔的侵入,你那个地方太阳光,而我长期躲在黑夜中,抵挡不住热。你将我带回我的世界,我的恶魔正斜眼嘲笑着我,哈哈!就说那里不属于你。

你吵着回到你的世界,像小孩子要糖时不断哀求,我怎么忍心拒绝一个如此天真无邪的小孩?我任性地说你回去了就别再回来了,你转身走了三步又倒回来了,你说你不忍离开。你还说,你不能离开。

因此你在我的世界里沉沦,你比我坚强,你的恶魔拉不回你。

一次次的轮回,让我们都累了。我用尽最大的力气说,你走吧,回到你的世界里,我的世界再也容不下你。

终于,你不带依恋往回走,许是你太累了,一个撑字让你备受折磨。我说你早就不该来的,你早就该走了,你说你不曾后悔。我说我后悔了,后悔让你伺机冲破薄纱。

在你离开后,我努力筑起一道厚厚的墙,把你我完全完全隔离。我悄悄躲在墙后聆听你在你世界的欢笑,隔着厚墙想象你散发阳光般的笑脸。欣慰,那终究还是你,一个不属于我的你。

2009年8月22日星期六

我没事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11:14 5 片丁香花瓣
回到着空气混浊的城市,我发现我终究还是不喜欢的。没办法,总要去适应它的。

我想我已经习惯了这城市形形色色的人,包括我自己。

回到来了,收到最新消息,医生说我朋友的甲型流感没有严重到可以传给人。

霎那间,忽然松了一口气。

任你说我无胆吧!我承认我是害怕的。呵呵!

这或许是我回到来最开心的一件事吧!

我还可以高呼:“我没事了!!”

回想之前那种惶恐的心情,我不禁莞尔。

最近天气也不好,身边很多朋友病了,希望大家多照顾自己,别让病魔缠上了。

p/s:我最近在研究古代天文,星期一的功课,马上要交了。我想做到最好,所以还在努力当中。

朋友,你们是否也一样忙碌?

2009年8月17日星期一

心.情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9:21 7 片丁香花瓣
妈妈的咳嗽一直未能康复,看了医生,居然没有放心下来,反之。

医生告诉妈妈:“你现在只是咳嗽,应该没有很大的问题,如果你一发烧一定要马上过来,我这里有预防针,只剩一个罢了,我留给你,你记得一不舒服就要过来了。”

妈妈一脸空洞地点点头。

接着医生转头对我说:“要照顾好你妈妈,她是高风险群.”

上了车子后,妈妈一脸疑惑的问我:“医生怎么那么说呢?什么意思呢?”

我:“其实没什么啦!别担心哦!”

妈妈:“为什么他要那么说呢?”

我:“因为你是SLE病患,他的意思只是要你多注意哦!没事的啦!我们又没有去人多的地方,喝多点凉茶就不会生病哦!”

妈妈茫然地点点头,我不晓得她听进了吗,或许是我多心?她并没有我想象中担心。我好希望妈妈永远健健康康的,我是个比敏感的人,我介意医生对妈妈所说的一切,当然,我知道这些话对普通人来说或许没有什么,但当对方是恐慌症的一员,如此说话会不会造成他们心中更大的恐慌呢?

妈妈,从小到大,我总不忍让她过于操心,我不能说我是完美的女儿,我也会乱发脾气,而我清楚知道发脾气后说的气话永远是最伤的。做了一百件好事,说了一百句好话,远远比不上一次的坏事,一次的坏话。

妈妈对我的印象停格在几年前爱发脾气的我,我总是为此心酸,我的改变会不会让她看见我不晓得,我只知道,为了妈妈为了爱,我可以。

如果,如果可以如果,是不是这一切不会发生?如果我有哥哥,是不是代表没有了我?如果我妈生了一男一女,是不是不用受那么多苦?如果妈妈没那么操劳过度,今天是不是健健康康?如果可以如果,那该有多好?

他们说我很坚强,他们不晓得,在人前我坚强,在人后我脆弱,我常常觉得自己随时会破碎了。只是一种感觉,感觉浑身无力,是心理无力,破碎的感觉如此真实,整个身子好像快散开来,但我知道我不能碎,所以我只好尽最大的力量去坚强。

不少人告诉我,我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成熟,我自己心里明白,我是被逼成熟。在十二岁懵懂的阶段得知妈妈患病后,我就告诉自己不能再让妈妈担心了,但想的总是比做的容易,我还是会让妈妈生气,就如我说的,我不是完美女儿。

我只想用行动来表达我的爱,更希望用爱赶走莫名其妙附在妈妈身上的恐慌症。终于明白小学时老师说的那些道理,总要经历过,才会明白的道理。

2009年8月15日星期六

煞到我了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6:23 4 片丁香花瓣
巴士上,昏昏沉沉。

手机铃声响起,收到一条新信息。

“你最好到医院检查,因为金X中了H1N1。”

我呆了两秒,或许更久。

前些天,我还在她房里睡,她发烧的那一晚,我带了粥给她吃,她像猫咪一样眯起双眼,慵懒地看着我,直说:“好吃!好吃!”

她是这么可爱,我压根没有想到甲型流感这回事儿。

如今,得知这个消息,我震撼,不可否认,我害怕。

拿起电话,想打给亲人,又怕吓着他们。挣扎又挣扎,拨了通电话给二姐,不晓得她听得出我的害怕吗……

后来打给父亲,听见他的声音,给我打了一剂强心针。

我希望我没事,不是害怕自己中招。我害怕病菌传到周围的家人朋友,彻夜不眠,胡思乱想。

原来得知H1N1很有可能在自己身边的时候,那种感觉是真实的,也是很可怕的。不再觉得事不关己了,而那种感觉肯定不是怕自己出事,而是怕伤害到最亲近的人。

我要戴口罩了。希望这几天不会有事。

老天保佑,阿弥陀佛……

我的爸爸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10:49 3 片丁香花瓣
第一次回到家没有安心的感觉。

当得知自己曾和H1N1病患睡同间房间的时候,我感到害怕。

不是怕自己患上甲型流感,而是担心带病菌给家人朋友。

爸爸说:“没事的啦!不用想那么多!回来爸爸给你喝药。”

一句话犹如定心丸安定了我的心。

眼睛润湿,我爸爸总是这样,我明明听见他语气里的担心,他总是逞强,我知道他不敢透露担心,常常说“没事的,没事的,爸爸在。”

一回到家,看见桌上的中药,强忍泪水,喝了下去。

爸爸说:“苦是苦了点,但是喝了就不会生病,快点把它喝完。”

爸,那是甜的。

2009年8月13日星期四

唉..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11:48 6 片丁香花瓣
曾听人家说,如果你觉得自己忙碌,那你不会有闲空的一天。

我怕忙,不敢想自己忙。但一堆繁杂的事务让我想睡却没时间睡,我能告诉自己其实我很闲空吗?

一连串的活动下来,真的快把我搞垮了。

看着邮件箱八百多封邮件,无力感顿生。

没时间看,也没时间清理。

看着自己的部落格的留言,也只能匆匆在心里回复。

究竟我要忙到什么时候?

想写小说,却发现自己的时间总是奉献给别人。

我想有自己的时间与空间,我想彻底自由。

你能够放手让我自由吗?

我累了。

放我自由,好吗?

2009年8月4日星期二

小妹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7:32 10 片丁香花瓣
最近一直掉入回忆的漩涡里,一幕幕过去的片段老是在脑海里打转。

我看到了那一个小小的脸蛋正对我咧嘴笑。刚出生的宝宝红嫩嫩的,一双眼睛半眯着看着我,那是我期待好久的礼物,从妈妈大着肚子的那一刻开始,就怀着期待的心情,等待她的出生。

我希望她是女的(虽然最后真的如我愿了),但那个时候,父母亲都希望她是男的,毕竟前面五个都是女儿了,总是希望有个男孩儿,那个时候,只有我希望他是女孩儿,因为,我老想着有个妹妹陪我玩……

记得当年爸爸说妈妈的肚子有个小宝宝,我说我想听宝宝的声音,妈妈让我把耳朵靠在圆圆的肚子上,但怎么我只听见妈妈肚子饿咕噜咕噜的叫声?虽然妈妈强调那是宝宝正踢着肚子的声音。

我记得,那个时候,我六岁,妹妹的出生让我有种当大人的优越感,好似有了妹妹就代表自己长大了。我可以长时间坐着看着熟睡中的她,心里直叹好可爱。她爱听歌,听见我们唱“娃娃国,娃娃兵,金发蓝眼睛,娃娃国王胡须长,骑马出皇宫……”那双小小的手会自动挥舞(虽然我们都不明白她怎么挥舞得那么激烈),眯眼咧嘴笑,我想,我永远不会忘记这样美好的一幕。

我忘记了什么时候她开始会说话了,也忘记了什么时候她叫我一声“六姐”,那是我遗落了的回忆,是遗憾。五岁,上幼儿班,老是哭,说肚子疼,或许那时的她缺乏安全感吧!没有人明白她的心情,那时候我也不明白,还想怪她怎么那么懦弱胆小,连上学都害怕。没有人试图寻找她每天上学都要哭的原因,就连我也放任她每天哭泣,我,甚至不敢承认我是爱她的。

一幕幕,从宝宝开始,到三岁牙牙学语,七岁一年级穿着校服的样子,十二岁小大人的样子,到至今十五岁白衣蓝裙的样子,每一幕仍记得清清楚楚,我一直想当个好姐姐,但总是事与愿违。

回忆把我拉到上两个月,妹妹哭着对我说她没有回忆,看着那单纯的脸还挂着点点泪珠,我,心中泛酸。心底隐隐知道什么原因导致她没有回忆。不开心,自然不想记,忘记,往后便没有回忆。是谁让她过得不开心?我不敢继续探究下去。我承认自己懦弱。

妹妹这词儿,小时候我定义为陪我玩的玩伴,长大后成为我保护的对象。我一直想保护她,但我不晓得我是否错了。无论她做了什么事情都逃不过我的眼睛(虽然我老是睁只眼闭只眼),但我干涉她太多大大小小的事,我着急,因为害怕她受伤害,我忘记了她也想要走自己的路。曾经在夜里深深自责,但落下忏悔的泪水却也不能让时间往回走。

曾经,被我责骂后那双充满怨恨的眼睛让我好几夜都睡不好觉。惊觉自己走错了好几步,想要悔棋已被将了一军,满盘皆输。不敢奢求任何的原谅,就让我在内疚中寻找解脱吧!爱是什么?我明白吗?

“你为什么每次都不说话?是不是错了不敢承认?”

“……”

“说话啊!怎么不说话?”

“……”

“我叫你说话!!!”

“我说了有用吗?都没有人相信我。我说话也不是,不说话也不是。”

“……”

换我无语。是啊,我自认了解她,但我了解她多少?

前几天妹妹打了通电话给我:“六姐,八月六号你会为我写一篇文章吗?”(她的生日。)

“嗯,我想会吧!”

“那你不可以放我丑丑的照片哦!”

“嗯,不会啦!放心。”

挂上电话,一滴不知名的水珠掉落在脸颊上。你曾怪我吗?

2009年8月3日星期一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4:32 4 片丁香花瓣
白烟冉冉升起,看着禁止抽烟的字样,有点讽刺。

吵杂的环境丝毫没有影响我平静的心情。

不点咖啡,因为不想清醒。

在大笑声中,我保持优雅,保持沉默。

你说我高深莫测,我自觉一点也不,我只是想 安静。

在繁杂中找寻平静,你说我妄想。

但可否相信,你的妄想是我的真实。

我是高深莫测,但我及不上你。

我看不透那一双蔚蓝的眼睛藏着怎么样的感情,我看不见那痞子男孩坏坏笑容背后的内容。

你说我是谜样女孩,你又何尝不是?

我们都在互相猜测,我们都在勾心,都在斗角。

我看不见你,只看见那一个套在你脸上的面具。

照照镜子,才发现,我的脸被面具遮着了,但和你的是不同牌子。

问你何时才能让我卸下面具,你耸耸肩。

我厌恶复杂,但我仍在复杂中浮浮又沉沉……

我渴望单纯,就如此刻我渴望安静一样,讽刺。

请你把我带离此地,就如,你怎么把我带进来就怎么把我带出去。

好吗?

你还是耸耸肩。

我只能耸耸肩。

不敢深呼吸,怕白烟被吸入肺里面,连呼吸都得小心翼翼。

这种生活,只能耸耸肩。

我复杂吗?或许是的。

高深莫测?

我是吗?

爱.冰

爱.冰

爱.爸妈

爱.爸妈

爱.友

爱.友

爱自己

爱自己

爱家人.当我们同在一起

爱家人.当我们同在一起
 

门牌七十九 Template by Ipietoon Blogger Template | Gadget R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