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5日星期四

如果有一天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1:45 0 片丁香花瓣
如果有一天,我变得冷漠,
请记得,我曾经要人陪的时候你也只说忙;

如果有一天,我变得目中无人了,
请记得,你曾经也没把我放在心上;

如果有一天,我不再在乎你了,
请记得,你曾经也没听过我的心事;

如果有一天,我不再对你笑了,
请记得,你曾经也没有问我过得快不快乐。

在网络上看到这篇,说得蛮中肯的,于是便分享了。

是啊,过去不等于未来,但过去的确影响着未来。

我想,每个人只能一步一脚印,慢慢走出自己想要的路。

如果你想拥有一份长长久久的感情,那么在过程中,“付出”是绝对少不了的。

对爱情,别偷懒。该给的惊喜便给。真正爱一个人,看他/她快乐,自己也会快乐啊!
爱一个人,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让他/她跟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天是充满愉悦的?

2012年6月30日星期六

小家伙与小呆瓜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8:18 1 片丁香花瓣
有个男学生很可爱,长得有点圆圆呆呆的,架着一副眼镜使他原本就小的眼睛看起来更小。他总是慢半拍,不不,是很多拍。哈哈!我们姑且称他为小呆瓜。

由于他与另一位同学一起补习,我们三人,常闹笑话。

另一位男同学是个聪明的小家伙,他做功课勤快,每次都赢小呆瓜。

每当遇到生字时,小家伙便发问,而我也耐心回答。

每一次,真的是每一次,我解答了他的问题后,过了10分钟,小呆瓜会问回一模一样的问题。
我和小家伙对着看,往往一起捧腹大笑。我常说我得带个录音机,这样我便不需重复讲两次。

小家伙每次叫小呆瓜别闹笑话了,小呆瓜总是一脸茫然地看着我们,好似听不懂我们的语言。

哈哈!

这一天,我让俩位小朋友做40题练习题。我说你们别错超过10题,因为这些并不很难。我们讨论完答案后,我请他们算分。小家伙错8题,嗯,我还算满意。小呆瓜突然大叫一声:“老师,你别骂我!我错18题!”我说有没有搞错啊!怎么会错那么多?拿来让我看看一下。小家伙抢着拿去看,几秒之后,小家伙说:“咦?!不对呀!我算了好几次,他只错9题啊!”我说拿来我看。

突然,小家伙与小呆瓜同时大叫:“哦~~~我知道了!他(我不小心)算两次!”

过了几秒,我才回过神,瞬间,母老虎的形象都毁了,我抑制不住大笑!这个小呆瓜,说他呆还真呆,竟然算2遍然后错9题变成18题,搞什么东西啊!哈哈哈哈!真是笑惨我!

这两个小家伙,不多不少小我整整12岁,我常在想,待他们长大,会是怎么样的一个脸孔?小家伙还是如此伶俐吗?小呆瓜还是如此呆吗? J

2012年6月27日星期三

偶然有感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7:50 1 片丁香花瓣
有时候,很讨厌自己的某些毅力与韧性。

它会迫使我一直前进,然而,前进的同时,我受到了许多的压迫感。

有时候我在想:现今社会,会不会有个男人无条件给女朋友或老婆生活费?

不过,现今社会,生活消费那么高,男女都必须出来工作,才能养一个家。

当然,也有些成功人士,赚得很多,有能力给老婆生活费,然而,也有能力养许许多多的女人。

会不会有一个男人,能包容一切?能爱一世?

女孩大多时候比较多愁善感,比较烦心。

然,能不能别因为一些少少的不愉快,便出外寻欢?

能不能别因为女孩乖乖在家做你的黄脸婆时,出外找大美女?

现在的社会,越来越功利,我在想,我能否适应?

或许有一天,我不再那么拼死拼活。

干嘛搞得自己那么累,那么压迫?

能不能有个人让我依靠啊? J

我一点都不想当女强人,我只想当你身边的小女人。

虽然我是王子盈,你们也喜欢叫我王子,而我自己,比较希望自己是公主。能不能允诺我一辈子的幸福?说到做到那种。 J

2012年6月19日星期二

就这么想着也是幸福一桩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10:41 0 片丁香花瓣
想着想着,就笑起来了。

你总是顽皮地,跑到我脑子里了。

对我扭扭腰做鬼脸,你说,我怎会不被你逗笑。

不开心的时候,只要想一想你那个样子就好了。

最近我的心情蛮粉色。(或许你会染色?)

就让它继续粉吧。

我喜欢你,在我摆晚娘脸的时候,大笑的样子。

就这么想着,也是幸福一桩。
J

2012年6月16日星期六

你怎么可以----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6:21 0 片丁香花瓣
“你怎么可以-----

偶尔听别人聊天,会听到这句“你怎么可以-----

然后他们之间少不了会口角一番。

没有人有权利代替谁的思想,长大了就会慢慢明了了。(当然,有些人老了还是不明理,年龄向来不是智慧的代表。)

通常道出这句话之后再加上一句:“我认为你不可以这样你应该”之人非常自我。

难不成这世界每个人非要与你的思想一样不可?

“他怎么可以那么不孝顺?”
那天你如斯问我。
其实当下我不晓得怎么回答你。

“爸爸过世了,他怎么可以没有掉一滴眼泪?”
你接着问我。
我失笑。

哎,没有人是一定要孝顺的啊没有人是肯定要有良心的

孝不孝顺,从来也是我们个人的选择,每个人的孝顺定义不同。就算在爸爸生前做了好多伤爸爸心的事在爸爸过世后,哭得稀里哗啦,也是戏一场罢了。

对于这种应不应该可不可以的问题,我还是保持中立。

我没有任何立场去评论舆论别人的事,我只知道要做好自己的本分罢了。

“他怎么可以在失恋后立即有一段新的恋情?”
没什么不可以的,只要他喜欢。

“那么他不是不爱之前那一个人咯?还是他只是在玩弄感情?”
就算是,也不关我们的事。 J

有些人感情很细腻,一段恋情可以让他们缅怀好久,少至几个月,多至数年。
有些人非常理智,知道过去了就是过去了,过去不该牵绊未来,于是放下过去,展望未来。

无论哪一种,其实都没有错。

玩弄感情这种事,其实也轮不到我们来说。在玩的时候,谁晓得那个被玩弄者一开始是不是心甘情愿?

处理感情这种事,大家的定义都不同。
没有谁是100%对,也没有谁是100%错。
只要自己在一段感情里,没有违背自己的原则。那么他爱怎么谈,就怎么谈吧。

对我而言,别人的事,没什么应不应该可不可以的。
大家各自在各自的轨道里,互不冲突。


2012年6月15日星期五

心情飞扬中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7:15 0 片丁香花瓣

最近的我好快乐好快乐。

所以看什么都很美好?

我发现这样的生活真不错。

想吃什么便吃什么,想去哪里便去哪里,想蒙头大睡就蒙头大睡。

还有还有守护天使们始终守着我。

幸福原来是这种味道,在你身边萦绕不散,你存在这种气味中,一些小事便能逗得你开怀大笑。
连在工作也不觉得时间难过。

哇!这样的幸福,我能不能拥有一生一世?

学生老说我逗他们笑,他们才不知道是他们逗得我肚皮颤抖。

每天,只要有一个学生闹笑话就够了,足以让我心情好上一天。

我发现我很难对学生们生气,这其实也是坏事呢!他们都不怕我了。(暗暗发誓,明年得摆出晚娘脸了,不然他们都骑到我头上来了。)

给学生们:拜托你们,别拆了我母老虎的面具,别一直写些莫名其妙的文章让我肚子痛。

给最近转性了的爸爸:从小到大在你的权威下呼喝声下长大,从来不曾料到今时今日你会帮我打扫房间、洗车从不曾料到在我长大以后你会表露出那么多那么深刻的父爱。爸爸,在我心中,你是超级巨人,或许有一天,我会开口跟你表白也不一定,届时请不要给我一副腼腆的样子,我也会脸红,哈哈!

给妈妈大人:我不得不佩服你,你真是越来越厉害煮菜了,无论煮什么,都超级好吃!你在厨房是个魔术师,挥挥锅铲,一道道佳肴便在眼前。端午节快到了,粽子要裹多一点,我一定要大吃特吃,毕竟你不是每年都会裹。(不要提醒我肚子有那一块肉,减肥的事,等端午过了再说吧!呵呵!)

给傻傻王子1号:我发现原来我在少有不爽的时刻,听见你爽朗的笑声,什么气都烟消云散了。是你的笑声感染我,谢谢你独有的幽默感!谢谢你每一次都非常用心地聆听我,就算我所说的都是极其琐碎的事,你也不厌其烦地对我,你曾说过,对我你有全世界的耐心这句话,我一定会牢牢记得(日后你自己看着办,哈哈!)不管在什么时候,只要我想起你,拿了手机打给你,你都不会令我失望!哇!光想到这样,就超幸福的了!更何况我还有存有你一大箩筐的好,自己慢慢品尝。哈哈!

给傻傻王子2号:你这家伙,铁定没有想起我咯!毕竟你那么嗜睡,哼!亏我偶尔还会想起你那精灵逗趣的模样。算了罢了,我不跟你这只会吃喝拉撒睡的家伙计较。不管不管,你一定要健健康康活力十足的到底什么时候还能再见你一面啊?(ehem,那个正在看此篇又对号入座的家伙,你要会识做啊!哼哼!)

给老天:我发誓我一定会存有最纯、最善的心去对待身边的每个人,所以请你让我继续幸福下去好吗?

2012年6月14日星期四

点点滴滴拼凑出的自己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11:27 1 片丁香花瓣


有时候我会质疑自己:究竟多情还是无情?

我可以多情到为所爱的人牺牲所有的一切,也可以无情到对过去一点眷恋都不留。

有时候我还蛮好奇,究竟别人缅怀过去怀念过去是抱着怎样的一种感伤情怀?两个人分开了,还可能爱着彼此吗?我实在很难想象... J

对于我的过去,我连一丝丝的回忆都不留,反正都过去了,实在没有怀念的必要,就连照片都全删了。 J

还有,对朋友。

我可以真心地对朋友付出我所有的关怀,却也可以把朋友忘记得彻底。

有时候我挺享受地过着一个人的日子,不觉得孤单或是寂寞。

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那么奇怪。

一个人在戏院啃啃爆米花肆无忌惮地大笑或掉掉眼泪。(反正黑暗中没人看到我是谁。 >.<

已经不止一个朋友说我看似女强人。或许我以后该这么告诉他们:“其实我不强,我只是个什么都不在乎、没心没肺之人而已(?)”

哈哈!

走过了那段灰蒙蒙的日子以后,我发现我原来不如我自己想象中爱哭,我爱笑多一些。

不晓得是你走屎运还是我倒大霉,你永远都看不见我真心开怀地大笑而我在过去几百个日子竟任自己肝肠寸断。

庆幸的是,我不曾被生活打倒。我一直都在勇敢地走我的路,以前到现在都是。很多事情,总在转角时出现转机,这就是我一直会勇敢下去的原因。

谁也不知道未来的路会怎样,正如我以前不晓得自己会有离开的勇气及决心。很多事情都随着我们的心态转变了。

不管走过了多少不愉快,我仍相信真爱,我相信爱像诗般美丽。

不管曾经受了多少的伤害,我依然要用最善良的心态,去面对我的未来。

那么,我才不会在生命的终点时,后悔我没有依着自己的本性过自己的生活。

我还是那个我,那个非常渴望建立一个幸福温暖的家的我,那个可以为身边所爱之人倾尽所有的我,那个非常爱笑的我。

我喜欢这样的自己。因为心中有满满的爱,所以我自觉完整。 J

2012年6月5日星期二

一则小记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6:37 2 片丁香花瓣

有时候我像是个局外人,淡淡地看着属于自己的过去。

24年来,究竟是怎么过。

想着想着,思绪就会飘去未来,我该如何教小孩?

至小,爸爸对我们的教育是非常严格的,记忆中的爸爸很凶,稍微有不顺心的事,他便大声吼骂,此后让我无比惧怕。在屈服于他的权威下,小时候的我是属于非常安静的,情绪也非常压抑,常躲在一个小小角落阅读,进入书中各种世界,至少我不寂寞。

我一向与妈妈较亲,妈妈是个韧性十足的女性,她有一颗极宽容的心,我不曾看过她与爸爸大吵一架。无论爸爸如何发脾气,妈妈总是不吭一声,默默承受,这点让我很是佩服。爸爸的脾气来去如风,印象中的我总是惶恐的度过童年。爸爸一声吼骂,颤抖了我的心。基于此,我非常乖巧,因为我深怕做错了什么事被责打。

上了中学后,虽然爸爸很少打我们了,但小时候一鞭鞭被打的记忆仍历历在目,我还是不敢行差踏错。就算已升上中学,我仍不敢要求与朋友出游,也不敢要求要手机或一切物质的东西。我总是乖乖的,听话。然,现在回想起来,究竟是好事抑或坏事呀?我仍然无法断定。

由于性格深受母亲影响,后来的我也是个情绪压抑之人。任何发生在我身上的不平之事,我都默默承受,包括被朋友从后刺了一刀,抑或是被所爱的人伤害。从小我便不喜欢纷争,如果非要争个输赢,我宁愿我是输的那个,因为我不想卷入无谓的是非,就让我做“非”的那个人吧,我才懒得理。

有朋友提点过我,她说,子盈,你这样的性格不好,什么事情发生了你都不吭一声,很容易让人误会你。我说误会便误会吧,我无所谓。有几个后来跟我非常要好的朋友曾那么告诉我:“不认识你的时候还以为你为人骄傲。”其实,不否认,我有时候是有些傲气的,在别人刺我一刀时,我的傲气就会显现出来,我会直挺挺站着,冷眼看着舞台上的他演着他的舞台剧。而我,从不费力解释。要误会便误会吧,人们的眼睛会替他们选择想要见到的事物。

后来,我的忍耐力也不比一般人。我总是隐忍不发出来,其实会不会是胆小的同义词?(失笑)这样的性格我真的不知道好不好。我也不敢说我想以后我的孩子会和我一样,因为不能自在地生活,总是战战兢兢地。然,如果放任孩子,孩子又会变成什么模样,身在教育界的我非常清楚。孩子不懂分辨是非对错,一味放任,日后便很不懂事。

如今,我仍在摸索一个对孩子良好的教育策略。教育,还真不容易。也不知是否明白了爸爸为人父的苦衷,我后来也跟爸爸的感情蛮好。爸爸再凶,也难掩他爱女心切。我看到了他隐藏的一面,因此我再也不惧怕他。

我相信,不管怎样,未来的另一半会改变我们的心态及处世态度。所以,以后教孩子,就在他们择偶方面要更留神及适时提点?(再度失笑)

我相信,未来的我会因为未来的他而更美好。 J

2012年5月24日星期四

句点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10:46 1 片丁香花瓣
终于。




终于挣脱了那弄得我一身是伤的枷锁。



你问我怎么那么狠心 把我们之间的回忆全然抹掉 不留一些痕迹



你说我狠心狠心狠心狠心狠心狠心



你说你偶尔偶尔还会忆起从前



每每你质问我的时候我只有一种心情 – 无奈



看看你 到最后 你到最后 连一丝丝疼爱都不愿留给我



你总是先想起自己



自己的快乐



你管看着自己的快乐



却不管我的眼睛



流过多少泪







淌着多少血



你一遍遍要我不要计较 你说爱就别计较



可你忘了究竟是谁开始计较



我决定不当傀儡 你却一遍遍提醒我傀儡这条路是我选的 你说游戏开始了我就得继续 无论结局是不是我要的,我都得继续。



你听不见我心中的狂笑。



那是一种极度悲凉的境界。



究竟是谁把你给宠坏?



怎么到最后到最后到最后

你都不愿醒觉。



你说爱就该一生一世,无论过程痛苦与否都不准放弃



我说呵,你终究是不明白我。



你也不明白你自己是多么多么地令人失望。



走到了最后,如果你怨我恨我,那么请你继续怨我恨我吧。



不是不愿和你走到最后,是你从来不曾带上我,是你一开始拒绝跟随。



有一种人,买了玩具,把玩具丢在一旁数年不理,当玩具被告知要转送给人时,才大发雷霆,拼命抢回玩具。终于,玩具还是属于他的,他继续放着玩具不理。



人非玩具,请勿糟蹋。



2012年5月23日星期三

或许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7:44 2 片丁香花瓣

我想,我或许失去了一双认真听我的耳朵。

没有关系,我相信坚强的我能够把想倾诉的写下来---起码我还剩下眼睛。

或许你永远也看不见我的这篇,我或许也不想让你知道。

如果你不能保证永远,就请别一开始把我捧在手心上疼。

如果你觉得累了 怎么还要委屈自己

其实有时候 我宁愿一个人难受 也不愿意让任何人花时间来陪着我

如果说拥有了会失去 那么我希望我不曾拥有

或许 什么都不要 我才会开心吧

不要你的关心 不要你的在乎 什么都不要了

你总说我很狠 但谁都忘了 一开始是谁先冷漠

或许我永远只是个包袱 或许我永远都少一位知音

或许有一天 我会出走 或许远到你永远都到不了

2012年4月21日星期六

跟着你,是要你疼的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10:18 2 片丁香花瓣
女孩喜欢上了男人,对他很好,是很好的那种。她给他洗衣服,收拾房间,早晨买早点给他,小鸟依人的靠在男人身边。男人觉得有人这样无微不至的照顾是件很惬意的事情,于是他们顺理成章地在一起。男人习惯有女孩在身边的日子,可后来,女孩就离开了,是当男人在睡梦中的时候。




男人讲完之后一脸茫然的问我:“你说,我哪里做错了!我给她钱买化妆品,有人欺负她,我把那人揍了个半死,我这么爱她,她为什么就走了呢?”



我安静的听完,没办法给这个疑惑的男人一个满意的答案。我们从咖啡店走出来,过马路时男人瞅一个空挡便快步跑到对面向车流这边的我招手催我过去。我有些无奈的笑了。



我问男人是不是不愿意牵女孩的手。他说在家抱抱可以,在外面多不好意思啊。我说他过马路时一定比女孩快,他点头说你怎么知道?我说女孩在刷碗扫地的时候,他一定是悠闲的看着电视。男人摸着头说自己似乎明白了。我说,如果明白了就去挽回吧。



希望男人是真的明白了。



其实很多女人外表很坚强,内心却还是柔弱,需要男人呵护的。她不在乎你给了她多钱,却会永远记得你调皮的从路边花坛偷回的那朵放到她手中的月季花。她在厨房忙碌的时候,你从身后送来的一个吻会让她觉得幸福甜蜜。你们过马路时候,在左边的你紧紧握住她的手,不论是什么年纪,都会让她觉得安全。



世界上女人很多,美丽的、温柔的、聪明的、可爱的……可无论什么类型的女人,期待幸福的心情都是一样的。所以她们等待着一个男人的出现,等着这个男人对她们好。



其实女人期待的对自己好,是件很简单的事情。



她只希望自己的男人不要因为忙碌而忘记她的生日。想听他在耳边轻声说句“快乐吧,我的宝贝。”这时玫瑰也可以省略。她只希望做家务累的时候,他轻轻抚摩自己的额头说声“宝贝,喝了牛奶再睡吧。”即使对于家务男人一窍不通。她只希望害怕或者孤单的时候,男人在身边搂着她的肩膀坚定的对她说“别怕,有我。 ”



是的,有的时候,爱意是在不经意间流露的。可能男人你自己没感觉,可是女人却字一句的记在了心底。她们会用更多的爱恋回报你。



尝试着在出门之前吻一下你的女人。常常温存的告诉她,你有多么的爱她。休息的时候抢过她手里要洗的衣物。天气好的时候带她到公园散步。睡觉前给她讲讲公司里,回家路上看到的有趣的事情。偶尔耐心倾听女人讲的事情,即使你对白菜5角或是4角一斤不感兴趣。在她穿了新裙子的时候,认真的看2分钟,然后诚心夸奖一下她。如果裙子大了,就说你又苗条了,如果裙子小了,就说如果大一点会更漂亮。逛街的时候可以拉着女人的手或者揽着她的肩膀,因为这样,她会觉得幸福。女人都希望在平凡中被呵护,被爱着。你温存的点点滴滴一定能让她闻到幸福的芳香。其实女人要的幸福很简单。你要耐心的对你的女人好,不需要如火山火热,也不需要如海浪汹涌,细水长流就足够让她幸福一辈子。



一个黄昏,我接到那个男人的电话。他很兴奋的告诉我,说女孩又回到了他身边。我问他是怎么做的,他说费了很大力气才约到女孩散步,还专挑路口走。过马路时候站在女孩左边,紧紧握住她的手。我笑了,说你现在明白了吧。男人嘿嘿的说:“明白了,明白了,她跟我,是需要我疼的。”



是啊,当上帝用亚当的肋骨造了一个夏娃时,就预示着男人该认真照顾身边那个是自己身上肋骨变的女子,好好爱她吧,否则你自己的胸口也是会疼痛的。



跟着你,是要你疼的!!



2012年2月3日星期五

Why you? Why me? Why not?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3:42 1 片丁香花瓣
我们这一生常常会问两个问题: 

Why you? 
Why me? 


当一段爱情开始的时候,我们会禁不住问 "Why You?",千万人之中,为什么是你?我也许爱慕过别人,但是,他们并没有爱上我,只有你不一样。终于,我恍然明白,你才是冥冥中注定的那个人,其他的人,都只是为了恭迎你的出场。 

为何是你,爱我如此之深,使我含笑惊叹 "Why you?";又是什么教我们对一个人如魔似幻地向往? 

然而,当一段爱情完结的时候,我们却也曾不甘心地问:"Why me?" 为什么是我失恋,而不是别人?我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第一个问题跟第二个问题,永远不会有答案。然後有一天,我们会问第三个问题: "Why not?" ——为甚麼不能够有这种爱?

那个晚上,我在家看一套电影《De-lovely》(谱出爱恋曲),聪明剔透的女主角从一开始就对她的音乐家丈夫说:「你不用像我爱你般爱我。」终其一生,她忠於自己这句话。 

曾几何时,某个人对我说:「你是不爱我的,但我爱你。」那时候,我还不能够理解这种感情。因为,我从来不会爱一个不爱我的人,我也不会爱一个他爱我不像我爱他那般的人。直到这夜,看一幕幕精采动人的戏,我突然明白,「你是不爱我的,但我爱你。」是多么浪漫和高贵的一种爱情。 

事到如今,我得承认,我是不懂爱的,我也不够高贵;但是,我是被很高贵的人爱。

(取自张小娴《爱上了你》)

恶魔vs天使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10:45 5 片丁香花瓣
莫问我一颗心可以承受多少公斤的伤害?

是不是非得让眼泪把自己淹没才会有清醒的一天?

不瞒您说,我的心有两股力量在拉扯。

一股力量要我放弃;一股力量要我继续。

我总在放弃与继续之间浮浮沉沉。

我说千万别逼我啊你们。

(可原来是我自己在逼我自己。)

你说干嘛非得活得那么痛苦,你说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以前我总说是你过得太幸福,而现在你却说我总选择活得痛苦。

你说的都刺中了我的要害。

是啊,我没有办法像你那么予取予求别人的付出。

是啊,可能是我太傻?我总是付出的那一方,不管在什么方面。

如果说一颗柔软的心注定受到伤害,那么我还是选择受伤。

不要疼我,不要心疼,不需要,因为我习惯了付出,就是不习惯被人捧在手心上疼。

我不是你。啊。

你们总叫我现实。

心中长角的恶魔一遍一遍说拜托你别那么傻拜托你可以再现实一些拜托你认清这个世界只有现实你没有钱就没有朋友没有利益就没有人会靠近你没有人会因为你有缺点还会继续爱你你干嘛非得付出你所有的爱。

心中善良的天使却一遍遍说真正付出不需要回报心中有爱世界就会有爱你没有坚持到最后你不知道你会是得抑或失所有的痛苦都是考验你的自制力到最后会不会成为赢家你还未必晓得所以请你请你要坚持大爱。

啊!

你们别再争吵了。我头疼欲裂。

你们非得要把我拉扯成两半才开心?你们会看到一个分裂然后不齐全的我。

我承认心中的天使分量更重一些。

更不怕承认我会在某天把恶魔完全赶走。(可不可以让我继续小女孩天真相信真爱会战胜一切)
我好想让我的心中充满爱,就算被所爱的人深深伤害,那么我还要继续拥有爱的勇气,爱到我生命终止的那一天。

如果如果有天你不再珍惜我了那么我会在人海茫茫寻找一个会珍爱我一生的人。

我相信因为我的努力,我会找到一个会允诺给我一生一世永远幸福的人。

人海茫茫,我相信总有人和我一样在寻找一生一世的珍爱。



天使,你赢了。 =)




2012年1月11日星期三

尘封好吗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6:55 0 片丁香花瓣
今天你又和我提起过去。




你说过去那几年的你像个疯子。你就这么轻易地打开了我深锁在记忆深处的回忆。



那是过去了的梦魇。



你知道吗?从那次之后,我好像突然被逼成长。



开始会思考人生。有人说:“命运是天注定的。”,也有人说:“命运掌握在你手中。”

若是你要我择其一,我实在不敢太自信。虽然从古籍中看到,什么样的人有着怎么样的命运。也了解到性格与命运息息相关,但自古以来那些禁忌让我的自信一点点一点点瓦解。



就我所知,你的这一生,总是为别人而活。从前,为父母而活,嫁人后为丈夫为孩子,你不曾为你自己而活。于是,在你失去生活的重心后,忽然慌张了起来。



回想当初你骑自行车,一边手拿阳伞,一边手抓把柄,后面载着一个小的,腿上坐着一个更小的,前面载着一匹匹布,你还要费力让自己过生活,那些日子不是更艰辛吗?那么艰辛都熬了过来,怎么在后期的时候不堪一击了呢…



在我的眼中,你是最完美的女人。可惜,圣人都成了神仙。留在人间的总是被世间的贪嗔痴所迷惑。我们都一样,都是个人。再怎么强,也总有脆弱的时候。



小的时候或许还会抱怨自己的人生怎么好像走得不顺遂,有时候望着天空很想呐喊:“怎么命运那么弄人?”



如果让我走进八号当铺,我一定竭尽所能把我所有最美好的东西统统拿去典当,我只要一间有我们全家人齐住一起,和乐融融的家。



我愿把我的灵魂也一并拿去典当,换取一副健康的体魄给你。



如果你说生活是让我们尝尽苦头,然后才明白苦尽甘来的真谛,那么,可不可以请你请你一定要振作起来?让我可以有继续面对生活种种挑战的信心。



有时候我很懊恼自己不能帮你承担一切。有时候我恨不得跑进你脑袋把你所有的烦恼都一并掏空,将它全部石沉大海。



当我看见你那么无力时,我其实也无力了。



我不想过跟你一样的生活,我很怕我跟你一样。于是我想将你打救出来,可你总是拒绝我。你要的不是我的打救,那么我该怎么办。



我们可不可以不要再有那么多的奢望?



我们可不可以拥有自己的人生?



我们可不可以活得更快乐?



你可不可以不要再灌输我悲观?



我怕我会越来越没有自信。



让我们一起把过去尘封好吗?让我们一起前进好吗?

2012年1月10日星期二

那些日子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6:30 2 片丁香花瓣
去年五月,有两个星期的假期,学生在这时候还是会去安亲班报到,这时候,就比较轻松,反正是假期嘛,院长也不会太严厉。



于是,小孩子们有比较多的时间可以看看电视,玩玩游戏。每每一到休息时间,个个生龙活虎,声音比大不比小,动作敏捷,一气呵成。但每每休息时间结束,你会看到他们个个垂头丧气,完完全全泄了气…走路都有气无力,走一步还给你拖一步…整个人的精神简直可以用萎靡来形容,哈哈!对他们而言,假期作业就是梦魇,纳闷:“怎么老是有做不完的假期作业?”@.@



可能因为平时的休息时间比较少,到了假期,他们总会分外珍惜,笑容也比平日更阳光。那个时候,我们这些tutor也比较轻松,工作范围仅限于陪伴他们,还有最重要是控制他们的声量,如此而已。



小孩子们总是喜欢跟风,喜欢看看旁边的同学在干嘛,然后自己也要跟同学做同样的事,记得那天,他们流行画画。



几个7、8岁的小瓜围在一起画画,有几个还一面喃喃自语:“我要画Miss Heng…Miss Heng我画你har~~~”那个模样实在可爱。



记得一位名叫陆嘉欣,她是个7岁剪平头的小女孩,眼睛大大地很有神,那时候她的门牙断了两颗,我每次作弄她:“来,你说S…”,她:“F…”哈哈哈哈!别怪我,我有时候还蛮喜欢作弄小孩,她也不笨,立刻意识到我是作弄她的,会喂我两声,哈哈!那天,她高高兴兴地把图画送给我,看一看,我失笑了,怎么,看似一家人的图片,她硬是把我穿插在里面,图片里有爸爸、她和我站在一起,看起来还蛮怪异的,不过这也表现出了她的童真。 =)



还有一位叫Ho Jo-Vi,很静很静,平时静到会让人容易忽略。她好几次哭了起来,因为肚子疼,那天她一如往常很静地在一旁画画,最后,我还蛮讶异她把图画送给我,倒是把我画得蛮可爱的。 =)

吕凯滨可说是男孩子里面算是最罗嗦的,哈哈!稍微忘了提醒他,他的声量会把我们都吓一跳。吕凯滨是比较能够和女孩子们合得来的一位8岁男孩子。他有一颗聪明的脑袋及举一反三的本领。我认为把我画得最传神的就是他了,还一连画了几张。事因我每次习惯把头发绑起来,而且会故意绑歪一边,他把我那头发画出来时,一看,把我逗笑了。





我想,在教育界工作,最大的满足感来自于小朋友的珍惜,你对他们好,他们真的会知道,你对他们的付出,他们会用他们的方式来回报予你。(虽然我们并没有要求任何回报。)




小朋友们的感情没有杂质,就是这么坦坦地表露出来,对于“爱”字,也不会吝啬地说出口。



这就是为什么我在安亲班工作会如此开心,因为他们从不怀疑我的付出别有居心,就这么自然地接受,对我而言,这是多么难得、多么真的感情。 =)

2012年1月9日星期一

回忆之一-马艾斯篇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11:50 4 片丁香花瓣
在安亲班工作的那一段日子,是我最快乐的时候。




那时候,小孩子们的笑颜就是我起身努力的动力。



尤其一位叫马艾斯的小朋友。他鬼灵精的模样总是让我笑开颜。



他懒惰、字体潦草、喜欢发呆与观察。基本上,根本就不是个好学生。



每一次遇到功课上的问题时,他不喜欢思考,总是用铅笔碰我:“Miss..Miss Heng…这个怎样?”而我每次都在和坐我隔壁的同事讲话,他总要碰我很多次才得到我的回应…他曾问我:“Miss Heng,为什么你那么喜欢和Miss Low讲话?” @.@



他是个很可爱的印度小孩,睫毛超翘!一双眼睛总是骨碌碌地观察四周…他很爱和我说话,每次都是最早到安亲班,我每天7点钟抵达,他7点10分就会到了。那时候院长一直叫他扫地,他总是拖着一副懒散的躯体慢慢移动…有好几次他一面扫一面发呆,被院长发现就处罚他。我看见他双眼的无辜,闪着泪光…你怎么能如此苛刻对待一个仅有八岁的孩子?于是,以后,我都会6点50分抵达安亲班,把院子都扫好,让院长不再有发脾气于他的借口。



以后,我们都有多出来的时间可以说说话,让我更了解这个小孩子。其实他是个很善良的小孩,秉持着:“你不犯我,我不犯你”的精神,可就是有小孩特别爱犯他,或许是肤色的原因吧!他总是因此愤愤不平,小小的拳头就是他为自己平反的武器,而这个武器总是让他吃尽了苦头。



他从不哭,他很倔强,就算受了最大的委屈都不会吭声。看在我眼里,着实心疼。一个八岁的小孩耶,他能做错什么事情?他做错的事情都是大人们逼迫的。 =(



我始终坚信,喜欢故事的小孩有着一颗善良的心。



而他最喜欢故事,我看到他的眼睛闪着我故事中的种种画面情节,那专注的模样,实在可爱。可惜我甚至连他的一张照片都没有…我不知道他以后还会记得我吗…



我会记得我们一起荡秋千唱歌的情景,每次我们唱《虎姑婆》,我会唱错里头的某句歌词,他总是笑翻!一起唱的时候到那一句歌词他会故意停下来让我一个人唱,等我唱错他就会笑起来!他都不知道有时候我是故意唱错讨他的笑声。=)



我还会记得他坐在我腿上专注地看我一面画出一则则故事…你说你说,这样的小孩子能是坏小孩吗?他看电视节目的时候都是最安静的,只要有人先动手,他才会利用武器攻击回去,可惜大人总喜欢标上标签!巡察员、好学生好像就可以推人、可以骂人打人。懒惰的学生回手就是最错了!就要接受严厉的惩罚。



他倔强的脸蛋嘴巴老是说被打不痛,我听得痛入心扉。每每早上他都会向我报告昨天哪个老师又打了他,他不说我也知道怎么回事,因为在安亲班,我可从来没有看过他先动手。都是被所谓的好学生用言语用眼神激得不得不攻击。



小孩都不喜欢吃菜,我看了那些倒掉的饭菜始终觉得很可惜,于是在课堂上也有灌输他们不可浪费的观念,我自制了一个好学生栏,功课好的同学可以得到一颗星星、字体整齐好看的也可以得到一颗星星、把饭菜吃得精光的也可以得到星星,得到最多星星者我会给神秘小礼物,当然,谁犯错就得扣星星。那一阵子,小孩子们都乖巧得很,只为了得到星星。



只有马艾斯一副很不屑的样子:“Cheh!!星星罢了嘛,礼物罢了嘛!我又不是小孩子,才不要!”(他明明就是小孩一个… =.='')小孩子也会有口是心非的时候,那天之后,他第一次把饭菜都舔得精光,然后飞快地把盘子轻轻放入桶内,这一个举动再快还是被我看到了,第二天,好学生栏上他的名字旁多了一颗星星,自此以后,他都会悄悄地把饭菜吃完!然后会和我讨名单来看,看着他自己累计的星星,他会自己偷笑。



最后我甚至来不及和他们道别…他会不会失落我不知道…我不能和他好好地道别确实让我失落了好久。



马艾斯,一个曾经出现于我生命当中的印度小孩,也是我最心疼、最宝贝的学生。撇开他懒散的性格不说,他是最善良的小孩,而这个小孩,以后会拿笔还是拿刀,就得看以后他的老师们如何教育他了。



祝福你,我小小的Mahesh马艾斯,Miss Heng可能只是你生命中一个小小的过客,你却是一个让我永远都不可能忘记的一位学生。有机会,我一定会再去找你。 =)

2012年1月6日星期五

6-1-12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10:19 0 片丁香花瓣
点点阳光爬上女孩的房间,女孩睁开眼睛,又过了一天。


发疼的脑袋提醒她关于昨夜。

瞬间崩溃。

你应该不知道吧。

女孩有颗纤弱的心。

她看重感情。

如果得到会失去,那么她情愿从来不曾得到。

又再次把自己卷缩成一团。

紧紧抱着自己,如果连自己都失去了,她该怎么办。













请不要靠近她,她会好起来的,只是不是现在。

女人学校 (转载)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9:42 0 片丁香花瓣
一個朋友說


女人是男人的學校

二十出頭的男人都是不成熟的幼稚的

女士們用自己最美好的二十幾歲時光去改造一個男人

你看那些三十多的那人都是被改造過的

和一個和自己一樣大的男人在一起要很費心



從一次次的誤會中女人教會他們如何讓女人

從一次次的爭吵中女人教會他們如何哄女人

從一次次的冷戰中女人教會他們如何懂得珍惜女人

她們教會他們的太多太多

包括如何表白 如何接吻 如何擁抱 如何約會 如何很自然的和異性在一起



但是這個過程是漫長而艱辛的

經歷了太多太多

有過太多太多的磨合和爭吵

他們還在不成熟

然而似乎已經一點點的靠近成熟



有時候

男人與女人甚至覺得互相難以溝通

在女人看來是男人錯的時候

當然

他們認為自己沒有錯

於是

她們哭泣爭吵歇斯底里

他們卻覺得她們不可理喻



成熟的男人是不會讓自己的女人那麼傷心的

有時候沒有絕對的誰對誰錯

雙方之間有一個人站出來主動道歉

就會海闊天空

但是那個人

永遠都不能是女人

因為女人永遠是弱者



當有一天他們開始爭吵

他還是不肯讓著她

她痛苦萬分

那個不成熟的男人會極盡幼稚的去氣她

不去安慰她

讓她自己去釋然

眼淚哭乾了

也等不來一句

但是因為她愛他

想要和他一直過下去

女人選擇了忍受和包容

心想只要這個男人愛她就好

不會哄人就算了

雖然很想被她哄



終于有一天

爭吵的悲劇又接二連三的上演

她們忍不了了

於是她們內心糾結

結果只有兩個

要為他改變

要為她忍

然而這時候的她們

累了 倦了 心死了

是放還是不放?

放下這個和自己相戀多年的男人?

不捨

但是每次生氣的時候就痛不欲生



有些女人放棄了

男人重新獲得了自由

他可能暫時把精力放到其他地方

他去工作

去生活

去成長

直到某一天

再次遇到一個女人

可能是和之前某些很像的女人

這次

他們成熟了

懂得去哄人了

懂得去主動道歉

懂得去為她們買禮物

懂得去怎麼讓她們開心

他們再也不會像以前那樣吵的很凶互不相讓了



可這些其實都是之前的那個她一步一步的教出來的

她把他教會了

又拱手讓給了別人

教她的過程裏

是甜蜜夾雜著淚水的

男人是比同齡的女人要不成熟的

幾乎所有男人都是這樣

等待著一個女人去改造的



這麼說來並不是說女人很可憐

如果你足夠愛他

有足夠的寬容

就去當他的學校

去改造他

那麼

等嘗到收穫的喜悅就是自己的



累了倦了的女人也可以直接找一個成熟懂事的

他們會很懂事的處理好一切

唯一不同的是

他們心中一定會記得當初和他們爭吵的那個女人

那個教會了他們認識女人的女人






爱.冰

爱.冰

爱.爸妈

爱.爸妈

爱.友

爱.友

爱自己

爱自己

爱家人.当我们同在一起

爱家人.当我们同在一起
 

门牌七十九 Template by Ipietoon Blogger Template | Gadget R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