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1日星期六

个人感想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6:42 0 片丁香花瓣

有些人当爱情是生命,当爱不在,他选择了自行了断。

很多人指责他的不应该,很多人说他笨,他傻,他没用。

一个人自杀,并不是一个因素造成的。

很多人责骂他不为身边的人着想,骂他自私。

其实生命这种东西,是个人的。

父母给予我们生命,却不可能陪我们走到最后。

人一生下来,就注定要一个人走完一生,有些人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开,有些人先走一步,让身边的人无限缅怀。

终是要走的,如何走,有一半是注定的,有一半是自己选择的。

他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旁人又有何权去责怪他?

他把爱情当作生命,那是他的价值观。或许他从来没有思考过人生的意义,当爱结束,他选择了毁灭。

很多人说他不为家人想,那谁又曾为他想?

他积压很久了,一次性爆发,让身边的人束手无策。

如果身边的人给了他心灵的力量,或许他不会选择以悲剧结束他的一生。

每个人的资质不同,碰到难题的时候,有人选择乐观心态面对它,有人则选择悲观。

他太看重爱情,何错之有?他选择自杀,或许是让自己解脱的另一个方法。

每个人的选择,都足以左右他的一生。

自杀,每天都在上演,这城市到底有多少人陷入迷茫而不自知?这城市到底堆积了多少的压力?这城市到底有多少的压迫?

过不了自己那关,就是死。

他走了,留下的是身边的人无限难过。但是,谁曾顾及他的感受?

一个人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就会想死,他把爱情当作生命,爱情走了,他也离开了。

是对这个世界彻底失望了。

与其责备,不如把自己的坚强与爱,散播于身边的人,让他们在无助的时候,还有希望存活下去。一个人能够活着,无非仰赖于希望。

把温情注入这社会吧!让人间处处有温情…让这世界永远有爱、有希望。

预防胜于治疗。

无论如何,愿他在天国安息。

2010年12月10日星期五

回家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9:48 2 片丁香花瓣



2010年12月10日 晴

---这次是真的幸福,不是假想的幸福。---

我会记得这珍贵的一幕,当我开车快到家时,看见正打算去跑步的爸爸。我向他挥手,他方看到我。他首先是讶异,后来嘴角往上扬,我温暖的笑容在他脸上。

那一抹笑容,虽然短暂,却将让我铭记一生。

爸爸坚持替我拿了行李进家门,妈妈迫不及待对我说:“我知道你今天回来,煮了你最爱吃的菜。”

其实我并不是很久才回家,一个月会回家一次。
但每一次回去都有不同的情绪与感觉。
这一次,我深深感受爸爸妈妈对我的爱。

纵然我们都很含蓄,我们很矜持,但我们的感觉是一致的。

爸爸,这一天,你的这抹笑容足以照亮我的心。
妈妈,我只想对你说:“你煮的菜是我吃过最好吃的!”

---这次是真的幸福,不是假想的幸福。---



木头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7:56 2 片丁香花瓣

---以后就叫你木头好吗?---

世上最强大的魔法是“爱”…(出自哈利波特)
因此我们都拥有最强大的魔法。

被爱是幸福的 (张小娴是这么说的)
木头,因此你是幸福,而我也是幸福的。 =)


---以后就叫你木头好吗?---

原来我也很好笑,不小心爱上木头…=D

10-12-2010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12:39 0 片丁香花瓣
那年,我们十七岁。


我们相信天长地久,相信海枯石烂。
我们以为爱得痴狂,爱得轰轰烈烈。
我们真心许下允诺,许下海誓山盟。
我们以为一生一世,甚至生生世世。


我们相信手中戴着彼此交换的戒指,等同于一生厮守的承诺。
那时我们没想过我们的未来永远是个未知数。我们以为情比金坚,我们高估自己,我们不屈服。

直到我们分开后,一行行泪水换来千百种领悟。

我们终于甘愿平凡。

我们终于明了,最美的不是爱情,而是回忆。我们不再相信誓言,我们甚至,不敢去想一生一世。

我们已经无力追求轰轰烈烈,我们想要的只是一段平稳的爱情。

我们终于知足,平淡即是福。

后来,我们终于觉悟,原来戒指不能保证天长地久。

2010年12月8日星期三

08-12-2010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7:40 2 片丁香花瓣

(1)

把自己的心量再放大一点


容纳所有不愉快的事


再把它们消化掉


无需与任何人计较

(2)
人家说,有1个知心朋友就够了


可是我却有3个


所以我很幸福 =)


(要知足)

(3)
不要老抱怨自己生活怎么样怎么样地糟


请时时记得


22岁了,看过不少残障人士


看回自己,应该珍惜所拥有的

(4)
考试并非终身大事


因此无需紧张、着急


泰然自若面对之吧!

(5)
快毕业了


有种复杂的心情


有时很巴不得早些毕业


有时却舍不得这里的一切


原来我也并非无情 =)
(6)
要时常保持微笑

秘诀:保持乐天知命的心情

乐观、坦然面对生活的不如意

保持好心情 保持微笑

p/s:不笑的自己很丑哦~! =D

(7)
新的一年快到了

不要再懒散下去

完成该完成的

做该做的

要多疼自己 才有能力疼别人

(自己都顾不好了 怎么顾别人?)

(8)
孝顺是及时的

永远记得这一点

(9)
家人/爱人/知己就是

吵架了之后 还能和好如初

因为彼此的心中 有(爱)

(10)
人间处处有温情

把自己的温情予需要的人吧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看到别人的笑容

自己的心情也会随之鼓舞 =D

2010年12月6日星期一

无题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7:32 0 片丁香花瓣
---你看见我吗?---

你喜欢这样的我吗?

想必是喜欢的---我看到你眼中的笑意。

我也笑了。

我忘记了上次闹脾气、耍任性是什么时候了。

我一直习惯被约束。

如果能约束我可以让你开心,那么我愿意失去自我

心甘情愿。

你喜欢就好。

(我很确定你看不见我。)

心情小记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7:17 2 片丁香花瓣

( 1 )

也许你不知道

最近想起你的时候

我会微笑

是你变幽默了 还是我变开朗了?

( 2 )
这样的温度

对我来说 很刚好

就让我们处于这样刚刚好的温度吧。


( 3 )
突然想起小时候

一个人躲在

寂静的杂货间里看书

那时,该是最无忧无虑的吧!

( 4 )
也许我放下执着之后

快乐已经在等着我了。


( 5 )
我喜欢你

我想大声说我喜欢你

请你不要落荒而逃 =)

2010年11月28日星期日

28-11-2010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3:10 0 片丁香花瓣

----拨开云雾 一点点阳光渗进来----




心情好的时候 看什么事情都很漂亮


最近心情特好


什么原因呢?


说不出来。


虽然面对考试,一点压力也没有


并非胸有成竹/非常有把握


只是心态不同,看待事情的角度也不同。


有些事情失去了,不要追悔。


有些伤害造成了,不要钻牛角尖。



有个朋友问我要怎么样过生活才能开心?


我说:“转念。”


碰到挫折,不要气馁,那是人生其中一个小小的绊脚石,移走了,就没事了。



开心与不开心,永远是自己的选择。

2010年11月13日星期六

如意的故事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11:33 0 片丁香花瓣
22岁以前,如意常在想,妈妈取“如意”是不是取错了,怎么她老是不如意。

她希望每天快乐、希望无忧无虑、希望无压力。

可是20岁以前的她,坦白说,并不如意。

先是妈妈患了病,在她12岁那年,她告诉自己必须坚强。可其实,她的内心还是非常脆弱的。这件事情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不了,妈妈的病情一直受到控制,可如意习惯性陷入自己的思维。她习惯把不好的事情放大,然后将自己困入那无限的恐惧里。

夜晚睡前,她一定想一遍,要是妈妈又突发状况,怎么办才好,可是隔天,妈妈还是好端端地活着。

如意的外表给人一种开朗乐观、积极向上的错觉。她自己知道内心住着两个极为相反的人。一个乐观知命,另一个悲观成性。悲观成性的那个被她深深埋葬起来,不为人知。

这种情况一直维持到她17岁那年,另一个突发情况让如意不知所措。这件事情其实也并非全是如意的错,但她内心那个悲观成性的家伙常常冒出来,将矛头指向她。如意又再次陷入自己制造出来的恐惧感里。

她自责,她内心遭到了很重的自我谴责。可现实里,没有人怪她。

夜里睡前,她习惯性谴责自己,习惯性哭泣,更习惯性让自己不好过。

家里没有人知道如意的内心世界,朋友更以为如意开朗万分。

也难怪如意总觉得自己的人生不如意。

这年,如意21岁,她遇到了一个开朗乐观的男孩,如意在人前是乐观的,因此两人志同道合,谈天说地。

这样的如意非常吸引人,男孩对如意目不转睛,在男孩面前,如意甚至忘记了另一个悲观的自己。他们自然而然走在一起。大约3个月,如意很少再想起悲观的自己。直到有一天,如意被男孩无心的一句话伤了,如意的本质是脆弱的,因此容易受伤害。

这时,她猛然想起悲观的自己,她再次将伤害放大,置身于深深的难过里。

男孩这时才总算看清如意的面貌,开朗的、悲伤的、任性的…男孩开始觉得如意也并非那么完美,男孩也学会了挑剔。

越是挑剔,如意越是痛苦。毕竟她对男孩的感情深不可测。

如意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悲伤,望着高楼,她不由自主地想死,多可怕的念头。

如意怀疑自己已经得了忧郁症,家里的人没有一个知道如意的情形。

如意每天都想死,对于冷漠的家人,她完全不在乎,她在乎的是男孩一个人。

男孩越来越冷漠了,如意每天以泪洗脸,她在想,男孩要是放弃了她,她立刻跳下楼,完结这不如意的一生。

有天如意读了一篇具激励性质的篇章,其中一句让她猛然顿悟:要别人疼爱你,首先你要疼你自己。


如意想想她这一生走来,确实伤自己多,疼自己少…

她彻夜在想,最初男孩爱上的是她的笑容,她也因为男孩开怀的样子而开心一整天。然而,自己的无理取闹不仅伤了自己,还让男孩产生厌恶。

像是冥冥中注定一样,有句话突然冒进如意脑海里:别指望改变一个人,除非你能改变你自己。
如意决心改变自我,那个悲观成性的家伙占据了她太多时间来自怨自艾,搞得她非常地不如意。

她决心丢弃那个悲观成性的家伙,毕竟习惯是可以养成的。

如意原本睡前都习惯性哭泣,想一想自己不如意的人生。

如今如意睡前是笑着的,她在想,她非常幸福,妈妈至今健在,家人平安。男孩虽然冷漠,但还是会关心她。

她自觉很幸福。

这样的习惯维持了1个月就足矣,如今如意看到了成效,男孩的笑容也重回脸上,就像他们初相识的时候一样。

如意改变了思维模式,改变了生活方式,她非常爱自己,她也非常珍惜所拥有的一切。

就像魔法一样,如意的人生开始转变,妈妈病情转好,她走出了17岁那年不堪的梦魇,连她最重视的男孩,也回到了她的身边。

她养成开朗乐观的习惯,丢掉悲观成性的习惯。那时候,她知道这个道理其实叫做“转念”。

决定权在自己的手里。决定自己开心与否,决定自己乐观与否,决定自己如意与否等。

也因此,如意开始觉得,她的人生是如意的。

2010年10月9日星期六

一些关于xx的事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9:23 6 片丁香花瓣

忘了是哪一年哪一天,我们开始形同陌路。

友情走到那一天,不能怪它没努力,只能说是缘份浅。

如今我秉持着这样一种观念---“当有人负了我们的时候,不要尽念着人家的恶。”

老实说,我实在很难相信中学生,充其量,那只不过是妒嫉心作祟加上思想不成熟,而做出些自己都不知道的后悔事。

或许女孩子的世界总是比较细心,我们总能嗅出周遭一些不平常的气息…

比如最常见的是:三俩女孩聚在一起,说某某漂亮但身材不好、某某身材好但不漂亮、某某样貌好姣好身材很好但性格不好或是没有气质或是成绩不好或是爱卖弄风骚…等等…

我们总能找到瑕疵,似乎这样才能让自己释怀,似乎这样才能承认,每个人都有优缺点…

(你明白,为什么我从小希望我是男孩子。)

我们都是这样一起长大的,不知道今天谁又成了谁的八卦主题。

当我们偷偷地议论着别人的时候,我们忘怀了,满脸通红异常兴奋,毕竟“偷偷”的感觉是刺激的。

但是,我们不喜欢别人在背后议论我们,哪怕是我们不漂亮、风骚、没有气质、身材不好,我们也不愿意承认。毕竟10几岁的女孩真的不够成熟,别说女孩,有时候50岁的女人也未必能接受自己的缺点。

当然,尤其是被好朋友在身后说着自己的时候,那感觉是异常愤怒,是为“背叛”。

当得知好朋友如此对待我们时,我们更加不能接受,从此以后,俩人形同陌路,更凶一些的是对骂,或“吊水”…

当下噼里啪啦骂着所谓“背叛”我们的朋友时,我们是感到舒服的,骂出来毕竟能够多少平复那坑坑洞洞、不平衡的心理。

我们心里不舒服因为不甘愿,因为我们对待我们的好朋友是很好的,我们曾付出真心,而我们以为好朋友是永远站在我们这边的,当朋友不如我们意时,当然,我们会愤怒。

等我们思想比较成熟的时候,回头看看自己,我们会感到过去的自己惨不忍睹。男孩不会明白女孩的世界,因为男孩大剌剌,他们不懂女孩为什么一点点就闹不开心。

女孩其实也很简单,都是因为“计较”两个字。

就这样,你会看到,平常形同姐妹的俩人,因为对方说了彼此一些所谓的“坏话”就闹翻了。

那些什么“friendship forever”是个讽刺,在那个年代,它经不起任何考验。

我们总是把“友情”看得太重,所以跌得更重…还是我们那个年代深受周华健的歌声影响?---“朋友一生一起走…”

我们俩也是如此。

我承认了我过去的幼稚,在乎你,因此不容许任何瑕疵。

当我得知你在背后议论我,就好像我们曾议论别人时那么开心,友谊瞬间破碎。

我忘记了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没有再联络。

事情都过了几年了,我早已经放下了。

这些年看的事情比较多了,发觉很多事情只是芝麻绿豆,谁今天又在说人了,谁今天又被人说了,我只是个旁观者,但偶尔会成为今天八卦中的主角。

要是你很讨厌我,当我被其他人说三道四的时候,你或许会得意,或许认为我活该,因为你认为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活该被说。

女孩子的世界要是少了八卦,就会很无聊。

我不介意你把我当话题,毕竟我不想破坏你的乐趣。


我们无能让每个人都喜欢我们,因此我们只能做足自己该做的本份。

对了,给那位我曾经视为好朋友之后视为“背叛”我的朋友…最近在面子书上看到你,与我印象里的还是一样,看你如今那么幸福,我也安慰了。

我选择记不住那些恶,我选择记住你那灿烂的笑容,希望你以后的以后都过得很好很幸福。衷心祝福你,朋友。

2010年9月14日星期二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12:22 0 片丁香花瓣

10年前的晴有这样的一个习惯。习惯在出了家门后往右边走,在走了第三十间房子后,会稍停顿,向右边望,那间房子普普通通,晴忘不了当时那房子的篱笆门是暗红色,天花板上垂吊着两个小红灯笼,在夜晚的时候,微弱的红光从灯笼里渗透出来。


晴一直保持这样的习惯,这种习惯算不上偷窥,这种习惯是期待。晴期待可以见到那男孩。男孩不高,白白净净,圆圆的脸蛋,腼腆的笑容。晴想必是被那男孩的腼腆给吸引住。晴期待经过他家的时候可以见上他一面,但这种期待总是落空,晴望不进篱笆门内的动静。


10年前晴还是情窦初开的小女孩,那年她15岁,有着当大人的憧憬,她总是装上一副大人的模样,不屑跟同龄朋友说太多话,因此在背后朋友都议论她骄蛮女。晴在多年以后才知道她曾被认为是骄蛮女,那时她已经不痛不痒了。


男孩并没有什么特别吸引人的样子,可偏偏让晴的目光为他驻留,晴长得眉清目秀,谁也没想到她喜欢长相普通的男孩,他们总是将晴配对给青班的韦。晴每每冷笑,谁也不知道她心里藏着男孩。


晴在一次次失望中养成了这样的习惯。十七岁那年,晴有了驾照,每每经过男孩家,她还是不忘将车子驶得更慢一些,其实晴知道她总会失望的,如往常一样,可,她就是习惯了。有几次,晴看见男孩在外晾衣服,晴感觉她呼吸急速,手心冒汗,虽然她知道男孩不会看见她。


后来他们恋爱了,原来男孩也一直喜欢着晴,有好几次晴在阳台上发呆,看见男孩骑着脚踏车经过她门口,她也会欣喜若狂,在一起之后晴才明了,男孩是想她了,专程踩着脚踏车,特意经过她家,就想见她一面。


晴的家是两层楼,男孩家是单层楼,这年头没有人有阶级观念,除了晴的父母,他们总是带着若有似无的轻蔑眼神看着男孩,男孩自卑,他在晴的家完全抬不起头来,晴恨男孩垂头丧气的模样。


之后3年他们因距离问题分开了,距离是个问题,没有人能跨过距离这关。晴是不错的女孩,她一年后又交上了新的男朋友,这时候晴仍然保持她的习惯,望一望男孩家,这已经是习惯了。


晴在15岁暗恋男孩,17岁开始与男孩恋爱,20岁分手,21岁跟现任男朋友在一起,现在晴已经25岁,要步入婚礼了。


男孩或许有等待晴的回心转意,可他好像忘了晴是个心高气傲的女孩子,晴讨厌被人放弃的感觉,因此男孩从此被打入晴的某一部分记忆,对,纯粹是一部分记忆。


晴从外国念书回来,这几年来,她并没有完全忘记那道暗红色篱笆门,也忘不了那两道微弱的红光,闪着闪着在夜晚。


其实跟男孩分手后的好几个月,没有人会注意,晴驶过男孩家时会特意加快速度,仿佛要抛开些什么。晴是个专一的女孩,男孩不知道,在那块有他的记忆让晴特别疼痛,可晴是倔强的女孩,她不让人看穿她的疼痛。


现在晴要嫁人了,她未来丈夫是个老实人,在工厂工作,他给了晴安全感,可他从未看透晴,他不知道晴仍然有一块隐隐发疼的记忆。

这年,晴才25岁,正值花样年华,可她的心却像是老了10年,那块记忆加速了她的老化,因为深刻。晴不会透露任何疼痛的模样,因为她毕竟倔强。


在某一天天气如此晴朗,晴在回国后的第49天,终于鼓起勇气再一次望向右边,那暗红色的篱笆门早就漆成了黑色,小红灯笼被除了下来,墙上高高挂着“颖川”匾额,晴呼了一口气,“颖川”匾额有点把她刺激了,毕竟习惯难移。


晴的脑海短暂地浮现了“事过境迁”四个字。


后来听说男孩原来早就搬家了,晴也不打听男孩所处何方,在她有了三个小孩后,偶尔还是会忆起从前暗恋的滋味。


丈夫始终不知道晴。谁又知道丈夫心里是否也有一块隐隐发疼的记忆?

2010年9月10日星期五

鸭子嘴硬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8:02 3 片丁香花瓣

你说你没有 我不想拆穿

有/没有

我们自己心里清楚

你的嘴像鸭子(硬度)

我们都在乔装

你乔装没有

我乔装相信

我不喜欢逼人,你的倔强是你的保护色,我怎么忍心将之撕开?所以我只是沉默,不给予任何回应...

我微笑了 是因为我看透了

我沉默了 是因为我不争辩

我远远地看着你 心里清楚

有一天你终究会长大

你会知道

其实 乔装很累人 (尤其乔装着幸福)

其实 否认显得你更狼狈 (尤其那否认已经被看穿)

或许等你长大了...或许...你就会明白了。

2010年9月3日星期五

微笑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8:39 3 片丁香花瓣
我微笑,并不只是把嘴角微扬个几公分。


那天我们并肩谈心。

我说我有点有点爱玩有点顽皮有点淘气有点自私有点随便有点不规矩有点冷酷有点高傲有点脾气有点孤僻……

你说爱我,全部。
你还说我特别。

所以我微笑。


我:“我感到有点骄傲有点感动有点想哭的感觉。”

你:“只是有点?”

我:“嗯。”

你:“我了解你。”

我:“好吧,我承认,我不是有点感动而已,我是非常感动。”

这次轮到你微笑。

你说我本来就是这样,你爱上我的时候我已然是这副模样。

如果不喜欢我的这副模样,你也不会爱上我。

好吧,那么我持续微笑。

(你知道幸福的感觉吧?)

2010年9月2日星期四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5:57 2 片丁香花瓣

要强的人不要输。

如果你一定要跟我比,我情愿输给你。

我无所谓输赢。

你要比我( )( ),那么就比我( )( )好了。

我无所谓输赢。

你确实比我( )比我(

赢了有奖拿么?

那么你拿了奖记得要开心记得要得意记得要笑。


祝你好运 =)

只是故事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7:51 5 片丁香花瓣

(10年前)

每个夜晚,女孩有个习惯-----倚靠窗,目光直对天空,呆滞。
这是她维持了263天的习惯。你仔细瞧,她将会在这里呆上六十三分钟,准时无误。接着,她会坐在床上,点一盏微弱的灯光,有时品酒,有时看书,有时画画,有时听歌。凌晨两点三十分,会熄灯。

这天夜里,天气特别冷。
女孩右手拿着酒杯,轻轻摇晃,淡黄色液体在酒杯里旋转,待液体静止,方细啜。

她在不自觉中,爱上寂寞。

女孩有一个故事。

这个女孩,外表坚强,内心纤弱。刚强的外表让人却步,她非常喜欢她的外表,仿佛这样就能够隐藏她内心脆弱的一面。

女孩也曾经快乐过,你一定不相信,那时候的她,看起来特别明亮,嘴角弯弯向上,何等赏心悦目。如今,脸蛋虽然还是一样漂亮,不过却多了沧桑感,疲惫感,以及距离感。


女孩从前很爱笑,那时候的她,无忧无虑。她让我看她的照片,她的笑容很吸引人,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笑,好美好美。

女孩告诉我:“我不是不开心,我只是忘了……怎么笑。”

女孩这句话深深震撼了我。

是经历什么样深刻的悲痛,才能让一个人忘了该怎么笑。

女孩说:“我不是冷酷,只是,不爱说话。”

女孩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感到一丝冷意。

这个女孩,怎么那么灰色,她不过才二十三岁。

女孩说:“我并非爱喝酒,只是想醉,不料,醉醒后,心更痛。”

我不语,我知道女孩需要倾诉。

女孩说:“我恨透了这个懦弱的自己,明明知道过去的该让它过去,明明知道放下痛苦才能快乐,我却甘愿身陷痛苦中,这是一种折磨,我知道。尤其在深夜,这种支离破碎的感觉啃噬我的灵魂,我不能解脱,应该说,我不想解脱。我想就这么、这么陷下去……反正,心不在了……”
女孩咽下了一口辛辣的黄色液体。

继续说着她的故事……

人生最悲痛的时候,莫过如此--同时失去挚爱的双亲、爱人。我却被逼承受如此的悲痛。如果天要我坚强,我想告诉祂,请以另一种方式惩罚我……这样使我更脆弱而已……我很弱,我感觉气息很弱,但原来死不去。我行尸走肉、我茫然、我无助、痛彻心肺……一个人在最悲痛的时候,竟然没有眼泪。我好想好好地大哭一场……却发现丧失了哭的能力……心痛得最彻底的时候,是没有眼泪的。我还有什么希望?我,一个人……一个人……苟延着……我还剩下多少个明天?我还剩下什么?

女孩醉了。说着这些话的时候,是微笑的,是沉着的……她这个表情,我想我一辈子也忘不掉。她的痛苦感染我,我感受了那么深刻地悲痛。那么美好的年华,要去承受如此巨大的生离死别,多么苛刻、多么残忍。

我不能伸手抱抱她,在她最脆弱的时候。因为我只是一个娃娃玩具。

隔天,女孩搬家了。把我留在那……我知道我只是玩具。
(10年后)

女孩回来了。这次我差点认不出她来。

她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有一种成熟的韵味。她已经是知名企业家。

女孩带给我的第一句话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

“那天离开之后,发生了好多的故事,你一定不相信。原来在最绝望的时候,是最容易找到希望的。以前我只是表面坚强、本质脆弱。如今我本质比外表坚强。这一切,是人生的考验,经历了最绝望的时候,我庆幸我还可以活着,我庆幸我曾经悲痛过,我庆幸我曾经绝望......这样才能更珍惜所拥有的一切。生离死别、悲欢离合,乃每个人的必经之路。”

经过岁月的洗涤,女孩迸发出明亮的光彩。

看着电视对她的采访,我笑了。

记者:“可以分享你成功的故事吗?”

女孩:“从零开始。”

(她的嘴角有一抹神秘的微笑)

2010年9月1日星期三

颜色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3:30 0 片丁香花瓣

那天你问我:“最近你的心情很?”


我疑惑。问你怎么说。


你说最近我的文字比较

我说还好,我懂如何辨认颜色。


粉红色是此刻的心情,你相信吗?


你还十分坚持我的心情是灰蓝色因此呈现出来的文字属于色。


我耸肩,无所谓。


那或许只是彼此的定义不同。


或许我眼里的粉红色是你眼里的蓝色、我的蓝色是你的绿色、我的绿色是你的红色、我的红色是你的黄色、我的黄色是你的黑色、我的黑色是你的白色……


你错愕。


我只是淡淡地:“。”


我不是你的眼睛。 =)

2010年8月31日星期二

蛛丝马迹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11:46 0 片丁香花瓣

你说我很好懂,我说你其实不懂。

你可以把我 捧得高高地,也可以把我从高高地摔下来。

那天你的脸沉了;我的颤抖也沉了。


我们不说话的时候,四周围变成了冰点。


我倔强地脸庞,不允许示弱。不允许(强调)。


我们就这么对立着,持续。




你忽地说了一句话,冰点破了,笑了。




其实我很好懂,而你不懂。




每句话都是试探,并非不信任,而只是敏感地闻出一丝蛛丝马迹。


蛛丝马迹(就算是错的)也总让人心酸,而我却陷在层层心酸网。


你怎么不把我拉上来?怎么不?

哦,你说你近视,看不见我被网缠上了。


你说下次别再敏感。


我说你怎么又不懂了?那是自然地,自然的蛛丝马迹。


有( ),就有蛛丝马迹。


你说你看不见括弧的字,我说你该懂,那是我最自然的情感。

其实你有能力救我的,你近视看不见我,那么你听我吧,好吗?(近似哀求)


你笑了,还是说了那句话---“其实你很好懂。”



我很好懂,你怎么不懂?




你怎么









(p/s:看得懂就懂,看不懂就不懂,只是,纯粹。)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10:51 2 片丁香花瓣
谁知道他是谁

谁知道你是谁

谁知道我是谁

谁知道自己是谁

谁知道他今天是否戴上面具了

谁知道你今天是否披上防备了

谁知道我今天是否假装着快乐

谁知道谁又哭了谁又笑了谁又绝望了

谁知道笑原来也是一种难过

谁知道哭原来也是一种幸福

谁知道寂寞原来可以很美好

谁知道孤单的滋味

谁知道谁原来是谁

谁知道我文字的秘密

谁不曾快乐 谁不曾悲伤 谁不曾被情绪干扰

谁知道我原来不需要谁

谁知道我原来

谁知道

2010年8月30日星期一

心情晒晒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8:42 0 片丁香花瓣

很久没有将情绪放大了(或许是长大了?)

最近日子过得充实也扎实

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

1天1天地过去了

曾何几时

我不再放任自己悲伤难过的心情泛滥

你说得对,再难过,日子都得过下去

因此,我慢慢学习

如何放下。

她说我该对周遭的事情敏感1些

我心里说

其实也并非不敏感

我只是选择过滤。

或许我并没有她聪明

但我知道我比较快乐

毕竟心无杂念者,比较少烦恼。

最近姐姐也捎来好消息---妈妈逐渐康复中

听到这个消息,我实在是雀跃万分

过去都过去了

我开始明白了生命的意义

妈妈,谢谢你把我带来这个世界

阴天并不会1直笼罩整片天空

我的天空也终于晴朗了

终于体会到--“放下就是解脱。”这句话的真谛...

如今,幸福充斥心胸(满满)

(p/s:衷心感谢1直在我身边不离不弃的人...)

2010年8月9日星期一

爱情与灵魂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10:00 1 片丁香花瓣

你,曾经爱过吗?

对我来说,爱上一个人,就等于把自己的灵魂赔上了...

那种爱,很深刻

爱上了,心上会牵着挂着惦着一个人

而一旦失去那个人

会感觉到

自己是空洞的

仿佛少了些什么

那种感觉

我叫--“失了灵魂”

莫问我

爱情是什么

灵魂是什么

我只能说

爱情与灵魂

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2010年6月29日星期二

坏女人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9:35 2 片丁香花瓣
我希望

成为一个

坏女人

你知道不?

好女人总是被伤害

坏女人总是伤害人

好女人的好不容易被记住

坏女人的坏却是那么深刻

好女人的好不被珍惜 (被当作是理所当然)

坏女人的好得来不易 (理所当然被珍惜)

坏女人的感情飘忽

坏女人不被束缚

坏女人可以随心所欲

我想当坏女人

只是因为......不想再被伤害

2010年6月14日星期一

难过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7:47 1 片丁香花瓣

只要抱着一丝期待 失望的时候会很难受

我说过不想期待


却一直在期待


我能不期待么?


我希望有一天
我变成一个冷冷

没有感情

没有血肉

的一个人


因为
那热烈、澎湃的感情

终有一天 会让我灭绝 (被你的冷漠冰死)


我也渴望变成一个冷漠的人...


这样好么?

(我紧紧卷缩身子,感受自己的温暖)

2010年6月2日星期三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下午12:04 2 片丁香花瓣

你说你会等我,你说在你心中我永远属第一。


我说,要是你有女朋友了还会这么说吗?


你信誓言旦旦地拍拍胸膛说这辈子只要我一个。

你看不见我

隐藏的微笑

永远?永远有多远?是否远到你爱上另一个她?

我并非小孩,我知道,承诺很美,承诺诱人,却不真实。

你说你会等我,这句说得多美,美得让我在一霎那间,相信。

你是第四个对我这么说。

也是第四个在说之后不久---就有女朋友了。

你说她很可爱

你爱上她了


你不断说她的好,我微笑专注的听。


看了看表,你说她有多好说了整整3个小时。

最后你说,有机会要把她介绍给我认识。

这瞬间

你似乎完全忘了你曾许下的

那些承诺

当然,我并非小孩。

我知道在现实社会里,永远是什么意思。

我了解大人的游戏规则

当然,我不会提醒你。

游戏就是游戏

谁会对游戏认真?


(谁都看不见我那抹 隐藏的微笑)

爱.冰

爱.冰

爱.爸妈

爱.爸妈

爱.友

爱.友

爱自己

爱自己

爱家人.当我们同在一起

爱家人.当我们同在一起
 

门牌七十九 Template by Ipietoon Blogger Template | Gadget R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