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4日星期二

Posted by 子盈 (昔日紫丁香) at 上午12:22

10年前的晴有这样的一个习惯。习惯在出了家门后往右边走,在走了第三十间房子后,会稍停顿,向右边望,那间房子普普通通,晴忘不了当时那房子的篱笆门是暗红色,天花板上垂吊着两个小红灯笼,在夜晚的时候,微弱的红光从灯笼里渗透出来。


晴一直保持这样的习惯,这种习惯算不上偷窥,这种习惯是期待。晴期待可以见到那男孩。男孩不高,白白净净,圆圆的脸蛋,腼腆的笑容。晴想必是被那男孩的腼腆给吸引住。晴期待经过他家的时候可以见上他一面,但这种期待总是落空,晴望不进篱笆门内的动静。


10年前晴还是情窦初开的小女孩,那年她15岁,有着当大人的憧憬,她总是装上一副大人的模样,不屑跟同龄朋友说太多话,因此在背后朋友都议论她骄蛮女。晴在多年以后才知道她曾被认为是骄蛮女,那时她已经不痛不痒了。


男孩并没有什么特别吸引人的样子,可偏偏让晴的目光为他驻留,晴长得眉清目秀,谁也没想到她喜欢长相普通的男孩,他们总是将晴配对给青班的韦。晴每每冷笑,谁也不知道她心里藏着男孩。


晴在一次次失望中养成了这样的习惯。十七岁那年,晴有了驾照,每每经过男孩家,她还是不忘将车子驶得更慢一些,其实晴知道她总会失望的,如往常一样,可,她就是习惯了。有几次,晴看见男孩在外晾衣服,晴感觉她呼吸急速,手心冒汗,虽然她知道男孩不会看见她。


后来他们恋爱了,原来男孩也一直喜欢着晴,有好几次晴在阳台上发呆,看见男孩骑着脚踏车经过她门口,她也会欣喜若狂,在一起之后晴才明了,男孩是想她了,专程踩着脚踏车,特意经过她家,就想见她一面。


晴的家是两层楼,男孩家是单层楼,这年头没有人有阶级观念,除了晴的父母,他们总是带着若有似无的轻蔑眼神看着男孩,男孩自卑,他在晴的家完全抬不起头来,晴恨男孩垂头丧气的模样。


之后3年他们因距离问题分开了,距离是个问题,没有人能跨过距离这关。晴是不错的女孩,她一年后又交上了新的男朋友,这时候晴仍然保持她的习惯,望一望男孩家,这已经是习惯了。


晴在15岁暗恋男孩,17岁开始与男孩恋爱,20岁分手,21岁跟现任男朋友在一起,现在晴已经25岁,要步入婚礼了。


男孩或许有等待晴的回心转意,可他好像忘了晴是个心高气傲的女孩子,晴讨厌被人放弃的感觉,因此男孩从此被打入晴的某一部分记忆,对,纯粹是一部分记忆。


晴从外国念书回来,这几年来,她并没有完全忘记那道暗红色篱笆门,也忘不了那两道微弱的红光,闪着闪着在夜晚。


其实跟男孩分手后的好几个月,没有人会注意,晴驶过男孩家时会特意加快速度,仿佛要抛开些什么。晴是个专一的女孩,男孩不知道,在那块有他的记忆让晴特别疼痛,可晴是倔强的女孩,她不让人看穿她的疼痛。


现在晴要嫁人了,她未来丈夫是个老实人,在工厂工作,他给了晴安全感,可他从未看透晴,他不知道晴仍然有一块隐隐发疼的记忆。

这年,晴才25岁,正值花样年华,可她的心却像是老了10年,那块记忆加速了她的老化,因为深刻。晴不会透露任何疼痛的模样,因为她毕竟倔强。


在某一天天气如此晴朗,晴在回国后的第49天,终于鼓起勇气再一次望向右边,那暗红色的篱笆门早就漆成了黑色,小红灯笼被除了下来,墙上高高挂着“颖川”匾额,晴呼了一口气,“颖川”匾额有点把她刺激了,毕竟习惯难移。


晴的脑海短暂地浮现了“事过境迁”四个字。


后来听说男孩原来早就搬家了,晴也不打听男孩所处何方,在她有了三个小孩后,偶尔还是会忆起从前暗恋的滋味。


丈夫始终不知道晴。谁又知道丈夫心里是否也有一块隐隐发疼的记忆?

0 片丁香花瓣:

爱.冰

爱.冰

爱.爸妈

爱.爸妈

爱.友

爱.友

爱自己

爱自己

爱家人.当我们同在一起

爱家人.当我们同在一起
 

门牌七十九 Template by Ipietoon Blogger Template | Gadget Review